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为老婆播种的黑种马作者:BP完

作者:admin人气:1023来源:

第一章

  我可以说既被上帝祝福,又被魔鬼诅咒过。大自然赐予我一对硕大的睾丸,可以制造巨量的精液,但到了传输系统,却变成了一根不到五公分长、铅笔般细小的阴茎!

  我的老婆凯经验很丰富,跟我说小阴茎很适合口交。她能轻易地将我整个棒身含进嘴里,即便是在我完全勃起後,也不会呛得乾呕。而我只是个普通男人,普通身高、也不够健壮。

  凯特是斯堪的纳维亚人,金发碧眼,身高163公分,体重95斤,即便生了两个小孩,她还保持着完美身材。对凯特来说,性爱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份,不同於其他女人,她每天都渴望性爱,手淫、口交、肛交或者直接性交每天至少一次,她的性爱玩具能让好多情趣用品店看起来都空空如也。

  你可以说她的性爱玩具都是我的杰作,自从她生了第二胎後,她的阴道被扩张得极其宽阔,我那细小的阴茎塞进去总让她觉得空无一物。从此之後,让凯特获得极致的性快感就成了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大事,我给她买来越来越粗大的假阳具,直到我为她宽敞的小穴找到一条足够粗壮的阳具。

  我给她买了一条粗大的黑色假阳具,足有20公分长、5公分粗,相比起来我的阴茎就像一根小手指头。当凯特打开包装盒拿出来看时,她戏谑地说:「小可爱,你跑哪里去了啊?」我们俩玩耍着这条新的黑色大肉棒,未曾预料到将有一天,她会享受到一条跟这个一般大小的真正肉棍。故事发生在我们的第二个女儿出世之後,我俩终於意识到我的小阴茎在欢好时一点用都没有,除了偶尔插进凯特紧窄的小屁眼里,一般都是69式口交了。

  我俩最喜欢的姿势就是我躺在凯特的身下,她伏在我身上为我欢快地吮吸肉棒,而我呢,则拿出那条最粗大的黑色假阳具插进她湿滑的小嫩穴,不停摇晃。

  看着那又粗又硬又长的肉棒在她粉嫩多汁的骚穴里快速进出着,我开始幻想某个强壮的黑人正在我老婆屁股後面狂野地撞击着,粗大的黑鸡巴一下下深深捅进她淫荡的骚穴里;而我呢,鸡巴正被她含在小嘴里疯狂舔吸。

  也许是这条假的黑阳具让我老婆很爽,她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喜欢黑鸡巴,竟然会评价在网上浏览到的黑鸡巴的尺寸和色泽,是否能操得她舒服。

  某一天,我半开玩笑地跟她说,要不要找一个黑人来一起玩。她一听我的话就暴怒了,质问我是不是不爱她了,我赶紧想法子哄她开心。可到了夜里,她变得比平时更风骚,臀部像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小骚穴疯狂地吞吐着那条黑阳具,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最终筋疲力尽地沉沉睡去。

  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想像着我那性感的小娇妻被压在黑壮男身下,被他那恍如怪兽的黑鸡巴死命蹂躏。我不时给凯特看一些黑人操白人妻的图片,也给了她一些黑白配的网站。凯特很少发表评论,但每当她看完黑人狂操白种美女的图片後,在床上她就像吃了大量春药一般,异常火辣。

  一天晚上我俩和几个朋友去参加一个派对,遇到了一对混种夫妇,黑人老公和白人妻子。凯特忍不住不停地偷看他们俩,我还看见她过去和那个妻子说了些什麽。我们回到家,她喝得有点高,不停地说,怎麽能找到一个黑人,还确保他没什麽不乾净的病之类的。

  我们发现隔壁市里有一家夜店,里面经常有许多混种夫妇在。一天晚上我和凯特开车过去踩点,我们一坐到点好的桌子上,一个长相不赖的年轻黑人就走过来邀请凯特跳舞。她望着我,徵求我的同意,我微笑着说:「随便你啦!」凯特犹豫了一小会,然後羞涩地跟着他走进了舞池,可没过多久,她就彻底沉醉在舞步之中了。

  我坐在那,看着她和舞伴跳舞,这支舞曲节奏比较快,没什麽肢体接触。一曲终了,她的舞伴牵着她的手请她再跳一支。这曲旋律很慢,我老婆和他靠得很紧,身体厮磨在一起,我能看到黑人下体肿起一团,不停地在我老婆下身摩擦。

  跳完後,凯特风情万种地走过来,我发现她乳头硬了起来,像手指头一样撑在她胸前,看得出来她已经非常兴奋了。

  凯特还没喘过气来,就又上来一个黑人邀请她跳舞。整晚上不停地有人和她共舞,她像一颗耀眼的明珠,散发着灿烂夺目的光彩。我俩一回到家里,她就立马脱掉那一层薄纱,变身饥渴少妇,疯狂地和她那一堆性爱玩具搏杀在一块。

  吃到这一次的甜头,过了一个焦躁的礼拜,周末老婆就央求着我继续去那家酒吧里玩儿。上次和凯特共舞的那个男人还在,他俩跳了几支舞後,凯特就带他过来向我介绍。

  他叫亚瑟,聊了一会,我发现他非常健谈,而且和我非常投机。凯特看起来很喜欢她,我觉得她已经被他的魅力征服了。亚瑟问我晚上要不要回家,我因为要回去照看孩子,不得不早点回去。亚瑟试探性地问我,是否介意他约凯特明天出去玩,我竟然脑袋一热同意了。可能是小脑袋一热吧!天呐,凯特可是我的小娇妻啊,我怎麽能允诺她和别的男人「约会」呢?

  一路上,凯特絮絮叨叨地和我说着亚瑟的事情,那样子,似乎他就是她的小情人一般。突然间她意识到什麽,闭嘴不再言语,她凑过来,挽着我的胳膊,认真地看着我,认真地问我是否真的不介意。

  回家後,我们让保姆回去了,然後促膝长谈好几个小时。凯特正准备不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也许是长久的期待,也许又是头脑一热,我竟然跟她说,我希望她外出寻欢,亦不用对我负疚。

  躺在床上,凯特就像禁慾了一辈子,将那条黑色假阳具安装在我的嘴上,一屁股坐下,紧紧地套弄着这粗大的肉棒,臀部像安装了电动马达疯狂扭动,也许内心里正幻想着被亚瑟的黑鸡巴操得死去活来吧!她头埋在我两腿之间,樱唇不停吮吸我的肉棒,射出来,再舔硬了,直到只能射出来稀薄的精水了。

  ***    ***    ***    ***第二天我脑子里全是凯特被亚瑟压在身下狂操猛干的激情镜头,完全没精神想我的商业会谈。一开完早会,我就打电话确认下午会谈的事情,被告知关键人物因病无法过来了,我们调整了会议的时间,於是我就请假回家了。

  回家路上,我寻思着要不要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晚饭後回来,但想想她也许取消了她的约会,於是我决定给她一个惊喜。快到家时,我发现保姆的车停在车道上,我只能将车停在车库中。进屋後,小孩子一看到我就开心地笑起来,将保姆打发回去,和小娃娃玩了好久,才将他们哄睡。

  看了会电视,有点累,就爬上床。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闪着我老婆和她的黑情人缠绵的淫靡镜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觉浴室的灯亮了,应该是凯特回来了。我听到她在碎碎念什麽,大概是没看到保姆的车,很担心孩子,但在车库看到我的车子後就放心了。

  我跳下床,走出卧室,抱起我老婆,给了她一个激情的深吻。舌头一探进她嘴里,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精液味道,肯定是亚瑟的。急於欣赏我老婆被人尽情享用後的肉体,我伸手解开她衣服的扣子,娇美的胴体让我差点就射在裤裆里。

  在我的目光下,凯特显得异常紧张,很担心我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共渡床上美好时光了,脸上烫得一片绯红。

  边脱她的小短裙,我和她拥着走向卧室,裙子从她平坦的小腹和挺翘的臀部上滑落,我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裤,金黄的细绒毛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半乾的乳白精液。雪白的乳房上遗留了被宠爱後的痕迹,粉红的乳头高高挺起,如同手指头一般。从那一片雪白中的点点绯红,我猜到这一片本属於我的高地受到了某个男人着重的恩宠。

  凯特显得很慌乱,急於去浴室冲洗,此时的她浑身乱糟糟的,残留着疯狂性爱後的丝丝乱像,她可我没想到我竟然在家里。我将她拉到怀里,双双躺倒在床上,嘴巴点上她的红唇,柔声在她耳边低语:「老婆,我爱你!」慢慢地,凯特开始放松,双手轻轻抱着我,不再试着挣扎着脱开我的怀抱。

  凯特结结巴巴地跟我说:「你……你是不是疯了,让你老婆被人约走,还和他上床了?我没想到会这样,可他的魅力让我无法拒绝。」我紧紧抱着她,用一阵热吻回答了她。接着跟她说:「我没疯,自从我答应你可以同他出去玩时,我就猜到你们俩会发生关系的。」凯特眼里噙满了泪水,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有多麽爱我,我对她如此好。

  我试着想擦乾她脸上的泪水,她难过的扭过头去。

  「请让我说完,我……我让他插了进来。他说他不喜欢戴套子,他的阳具很大,套子太紧了,不舒服,可以在最後关头拔出来,不射在我里面。可和他做爱的感觉真美妙,我俩都忘记了这事,就让他直接将滚烫的精液射在我体内了。他的精力好旺盛,射了之後竟然一点都不软,接着他又干了我两次。跟你说哦,老公,亚瑟的鸡巴足有咱们买的那条黑色假阳具那麽粗,蛋蛋和你的一样大。」吻掉她脸上的泪珠,我温声说:「老婆,没事的。」我静静抱着她,两人都不发一言。过了一小会,我开始向下轻吻她的脖颈,接着是那雪白高耸的乳房,我尽情品嚐着怀中美妻的味道,她浑身散发着性爱後的迷人色泽,乳头依然挺立着,在我嘴唇里微微悸动。

  凯特低声呻吟,但无力地挣扎着:「别,亲爱的,我这麽脏,让我去洗一洗再来伺候你。」我无视了她欲拒还迎的反抗,一路向下亲吻着她的小腹,越接近她的小骚穴,性爱後的气味就更浓烈,还散发着亚瑟精液的强烈味道。很快,我整张脸就埋没在凯特那糊满精液的小骚穴上了。

  凯特放弃了所有抵抗,更为风骚地将我的小阴茎含进小嘴里。我用手指掏出一大团亚瑟遗留在我老婆穴里的乳白色精液,舌头不费吹灰之力地就钻进了我老婆湿淋淋的小骚穴里。

  以往在我操完她之後,我也会为她舔穴,让她也达到高潮,但这是我第一次品嚐别的男人的精液。若非我爱她至深,绝对不会觉得不同,现在我一点都不感到受威胁、甚至屈辱。再次掏摸出一大团精液,我觉得亚瑟的精液足以让我老婆怀上他的孩子了,因为凯特可从来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的。

  脑海里快速忆起老婆最後一次例假的时间,计算着她是否处於受孕的时期。

  诡异的是,当我计算出凯特可能已经错过了她的排卵期後,竟然感到一丝失望。

  我震惊了,我竟然期盼我老婆怀孕了,被别的男人操得怀孕了,还是一个黑人!

  这些念头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过,我愈发地希望我老婆被她的黑情人搞大肚子!

  我强烈地渴盼能观看他们在我面前翻云覆雨,迫切地看着他那粗大坚硬的黑鸡巴深深顶进我老婆金毛覆盖的小骚穴,看着我老婆在他强壮身躯下兴奋地扭动娇躯。我渴望我老婆肚皮里孕育着她黑情人的黑宝宝,随着时日递增,肚皮慢慢鼓起,然後生下来一个完全不像我以及我们其他孩子的黑娃娃。

  我在她下身卖力地为她舔吸着小骚穴,她含着我的小阴茎,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声。我老婆绯红肿胀的小阴唇在我面前像鲜花一般盛开,强烈的刺激让我很快就到了爆发的边缘,我屁股耸动,一阵抽搐,一大股一大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凯特像只满足的小猫般将所有射出的精液都吞进肚子里。

  我知道我那巨大的阴囊里还储存着大量的精液,只是没有巨大的管道将它们排放出来而已。再次将她吻上高潮,凯特就将我的大脑袋推开,不停求饶,原来今天亚瑟那怪兽般的大肉棒已经操得她小穴隐隐作痛,实在不堪我的玩弄了。

  她伏到我下身,继续努力想法让我射出更多精液,我则体贴地轻轻爱抚我老婆吹弹可破的娇美身躯。我再次在她的小嘴里喷射,静了一下,我问她是否想让亚瑟再来操她。本来她在温柔地为我吮吸肉棒,一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然後继续为我吮吸。

  过了好几分钟,我都以为她不打算回答我了,她抬起头,盯着我看了好久,慢慢地说:「他不喜欢戴套套。」然後低头亲了几下我的蛋蛋,接着我为我的肉棒清理。

  当她愉快地为我的肉棒服务时,我考虑着她的回答。要是我告诉她,我不介意她和亚瑟无套做爱,差不多就是告诉她让她的黑情人搞大她的肚子了。一想到这个令我无比刺激的可能,我爽得蛋蛋都抽动了。

  我试着理性地去考虑这一切,所有应该纳入考虑的因素,我和我老婆都是白人,但却有一个黑白混血的孩子,让周围的人怎麽看啊?但鸡巴被老婆迷人的小嘴包裹,情慾战胜了理智,我整理了下思绪,平静下来,告诉凯特,我想亲眼看亚瑟操她。

  凯特再次停下口活,仅将我的肉棒含在嘴里,脑袋枕在我大腿上。她偶尔也会为我轻吸几口,接着就停下来了,就这样,无声地过了大半个小时。我知道她正在慎重考虑我刚才的主意,每次她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时,都会如此。如我所言,性爱是凯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份。

  当我们准备买一辆新车时,凯特在拿定主意前为我舔了好几个小时的肉棒;当我们商量着要换一套房子时,那一个礼拜,她每天都要舔我的肉棒好几个小时才决定好;当我们讨论着要为她找一个大鸡巴情人时,她信誓旦旦地跟我说,绝对不会离开我,因为除了爱我至深之外,很难找到这麽一条好舔的肉棒了。

  还是我和凯特恋爱的时候,她就有了几任男朋友,并和他们发生了性关系。

  当她知晓我阳具尺寸很小时,她就告诉我,那几个男人的阳具也并不比我粗大多少,而且这也不是关键。但事实上我後来得知,我胜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有个很硕大的阴囊……凯特让我的小鸡巴滑出她火热的红唇,依偎到我身侧。嘴唇上还留着我俩的蜜汁,她就吻上我的唇,然後魅惑地说:「所有人都会知道那孩子不是你的种,你不感到恼火吗?」我在额头上轻吻一下,温声对她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这才是我在乎的。我知道会有人在背後指指点点,但有你在身边,一切又有什麽好在乎的?你在,我的生命才有意义;你若不在,我的世界全都崩塌。」说完,我拥着我老婆柔软温暖的娇躯,沉沉睡去。

  第二章

  接下来的好几天都相安无事,直到某天晚餐时刻电话响起。凯特过去接了电话,我知道是亚瑟打过来的,凯特只回了几声是与不是,然後转头过来望着我。

  她眼神里闪耀着慾望的火花,轻舔红唇,一咬牙说:「晚上九点来接我。」她对着话筒给了个响亮的飞吻,然後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扭着风骚的臀部欢快地走进厨房。

  凯特把饭菜端上桌子後,整理了下,羞涩地跟我说:「亲爱的,我出去前要剃下毛。」啊?她是要我帮她剃毛吗?我肉棒在内裤里瞬间勃起,胀得难受。我偶尔会帮她剃掉大腿和阴户上的毛发,以增加情趣,但经常是我提这个请求的人啊!在我给她剃毛的当儿,亦是给了她外出和野男人约会的美好祝福了麽?

  吃着晚饭,不着边际地聊天,可就是不开口谈此时正在我们脑海里奔腾的想法。快吃完时,我忍不住跟她说:「等会我帮你剃掉阴毛,然後我洗碗,你去化妆。」凯特不可置信地盯着我,然後震惊地问我是不是认真的?我咽下了嘴里的饭,确定地说:「我知道我在做什麽。」她凑过来给我一个香吻,然後快步走向卧室,并偏头快速瞥了我一眼,看我有没有跟上来。真是回头一笑百媚生,妩媚动人的笑容浮现在我老婆秀美的脸庞上。我站起身跟上去,她朝我下体鼓起的一团诡异地露齿一笑,继续往卧室走。

  在卧室里,凯特向我表演了一场精彩的脱衣舞,我找来剃刀和泡沫,准备为我的小娇妻剃掉下体那一丛金黄色的细绒毛。凯特大胆地坐在浴室里的台子上,双腿M字型地大大张开,将那殷红的肉穴暴露在我面前。我给她剃毛时,她不发一言,低头看着我。

  剃掉老婆外阴唇上覆盖的那一层金黄细绒,我正打算继续剃掉阴蒂四周的黄毛,她立马叫我停下来:「这些要留下来给亚瑟看,让他知道我长着金黄色的阴毛。」我差点就射在裤裆里了。

  然後凯特唤我去将她的化妆小镜子拿过来,我马上取来,希望她能满意我的杰作。凯特没说什麽,但看得出来她很满意,从台子上站起来,亲了我一下,走到浴缸里,拿起花洒冲洗下体。

  我正在厨房洗着碗,然後听到门铃响了起来,急忙忙抓起一块乾毛巾抹乾净手,跑去应门。打开门,是亚瑟的一张笑脸,他自信满满地问我凯特是否准备好了。幸好小孩子都已经睡着了,不然我怎麽和他们说,妈咪和别人出去玩了啊?

  听到我们的说话声,凯特激动地从卧室跑出来,衣服都没穿好。我老婆的乳头挺立在衣衫上,我就知道她把内衣扔在衣柜里了,不用问也知道她肯定没穿内裤。她跑过来亲吻了我一下,告诉我晚上不用等她回来了,然後就牵起亚瑟的胳膊,笑嘻嘻地出了门。

  直到听到亚瑟的车开走了,我才发觉鸡巴硬得在裤子上支起来小小的一个帐篷。我走回厨房继续洗碗,希望能平息掉心中的慾火,但毫无作用。尝试过看电视的方法,我放弃了,走进卧室里撸了一把。

  略微平静下来,但脑海里却不停歇地想着凯特正被一条粗大的黑鸡巴操得死去活来的淫靡场景。过了一会,小女儿小琳醒了过来,想办法让她继续睡觉,让我暂时不再想老婆与人约会的事情。可一让小琳睡着,我又开始想着小孩子的事情,不知道什麽时候凯特才会被亚瑟操大肚子?

  大约凌晨两点的时候,我听到凯特进屋的声响。她轻手轻脚地关掉灯,走进卧室,估摸着我已经睡了,她没开灯。不过我等她一脱完衣物,立马打开了一盏床头灯,凯特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吓得马上伸出双手遮住下体。

  我坐起身,温声对她说不用遮挡了,她羞得小脸绯红,扭扭捏捏地将手放到身侧。我猜凯特不想我看到她那被操得红肿的阴唇,亦不想看到被他轻咬过的痕迹,但一看到她黑情人刚射进去的浓稠精液沿着大腿内侧滴落到床单上,愈发地羞涩了。

  她还没来得及跑进浴室里,我就站起来,一把将她抓进怀里。我轻吻她的红唇,发觉略微有点肿,还散发着一点淡淡的精液气味,我鸡巴瞬间勃起来,顶在她的小腹上。我牵过她的手,引向床上,不管她无力地抗议着说:「我身上正一团糟呢!」担心她的小穴会肿痛,我俯身到她双腿之间,不久前被操过的小骚穴上,两片嫣红的花瓣完全充血肿起来,这浓烈的气味让我感觉似乎徜徉在天堂之上。我卖力地舔吸老婆肿痛的花瓣,不时用舌头摩挲着,她不再抗拒我,停下了扭动,还开始跟我讲她约会的情况。这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射出大股精液在床单上,然後继续为老婆舔吸被操爽的小骚穴。

  最终,凯特无力地乞求我放她去尿尿。靠在浴室门上,我对凯特说:「我爱你,亲爱的。」她抬起头,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也很喜欢我这样。」我回之一笑。

  ***    ***    ***    ***过了两天,凯特来了例假。我们谈了好多,要是她继续让亚瑟射在她体内,会发生什麽事,这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何种影响。凯特说,要是我坚持的话,就不再和他见面了。我的回答是什麽都不说,就深情地吻她。

  在老婆例假的这段时间,凯特和亚瑟电话里聊了好几次,但是没有一起出去玩。我本想问问她,他俩最近如何,但她就是不说。有几次亚瑟打过来,我接的电话,我们聊几分钟,然後就让凯特来接电话。

  老婆例假後,大概一个礼拜吧,凯特跟我说,她为星期五晚上请了一个整晚的保姆来照看我们的孩子。她一脸的期待,问我是否同意不照看孩子,然後在宾馆里开间房。我惊得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他射在你体内?」她色色地笑起来,我以一种低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告诉她:我想看她和她的情人在我面前做爱,这是我最大的幻想。

  她说,只要我不妨碍他俩的情事,亚瑟会同意的,我立马保证绝对不影响。

  凯特很满意,我则很清楚现在已经来不及阻止事情的发展,只能顺其自然了。接下来的两天,我已经完全不能集中精神工作,无休止地想着,我那娇美的妻子,凯特,怀上一个黑娃娃。

  我一会觉得很担忧,一会鸡巴硬得快要射出来。凯特看起来有点点紧张,但似乎一点都不想取消掉这次幽会。还没到周五晚上,我都感觉自己快要精神崩溃了,凯特却镇定得似乎只是去电影院看一场平淡无奇的电影。

  驾车开往宾馆的路上,凯特询问我是否还好,我强挤出一个笑脸,跟她说,我没事的。可事实上,我心里如同提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    ***    ***    ***一看到我们走进宾馆大厅,早已等候着的亚瑟马上走过来招呼,只差没有直接抱起我老婆奔向房间。他带我们去娱乐室坐坐,放松下心绪,正准备走进去,我突然想起我还得去登记,拿到房门钥匙。亚瑟说要和我一起去办理,我说不用客气,让他和我老婆先过去玩。

  我回到我们的车子里,拿出行李,到前台登记好,收取一应物件,脑海里却想着即将到来老婆的受精仪式。办理完所有手续,我走进娱乐室,却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我立马就慌神了,差点就干了傻事,幸好看见舞池里一只黑色大手在向我摇晃着。我灵活地挪到吧台,买了一杯酒,等着舞曲结束。

  我还没喝完,凯特就走了过来,给了我个香吻。亚瑟静静地站在边上,等着凯特催我到他们那桌去。

  坐在桌子边上,我说,我觉得自己就像个第三者。亚瑟马上说,他很想我加入他们,一起玩才开心,亦向我保证,绝对不会挖我的墙脚的。

  晚上不用开车了,我毫不担忧的多喝几杯,但喝完第二杯,我想着不要这麽傻,喝高了昏睡过去,就参与不了这件激动人心的活动了。

  喝完第二杯,我发现酒劲涌了上来,我觉得亚瑟实在是个不错的男子,才知道为什麽我老婆这麽喜欢他。令我惊讶的是,凯特不只是跟我和亚瑟跳舞,她的舞伴还有别的几个男人呢!我和亚瑟胡乱侃大山,慢慢放松下来,开始享受我们的这特别一夜。

  再跳完一支舞,凯特溜回来,听我们讲笑话。凯特邪邪一笑,问我俩是不是打算今晚在这里枯坐,还是去楼上狂欢。想都没想,我俩拿起酒瓶就往楼上跑。

  我们是电梯里唯一的乘客,亚瑟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伸手放在凯特的丰臀上将她拉近亲吻,这可是情人间的拥吻啊,火热、充满激情。凯特拥在亚瑟的怀抱里,伸手将我拉近一点,这让我感觉好了很多。

  很快我们就进了房,亚瑟将凯特抱到怀里,边激情深吻,边脱她的衣服。关掉绝大部份灯,我走到阴暗角落里的椅子上坐下来。我看过性感的脱衣舞表演,但那些怎能和眼前这一幕相比呢,某个黑壮男,正熟练地给我深爱的娇妻宽衣解带!

  凯特的裙子滑落地上,身上除了一双黑色吊带丝袜,已无片缕。我知道她没戴胸罩,但没料到她竟然底下也真空了。不用说,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可以撬开锁了。

  凯特等不及亚瑟脱光衣服,她的裙子刚从娇美身躯上滑落,她就开始帮他脱衣服。双膝跪地,我老婆掏出他又硬又粗的黑鸡巴含进嘴里,匀出双手为他解鞋带。亚瑟粗大的鸡巴撑开我老婆的嘴唇,我老婆卖力地为她吮吸着棒身。

  我想知道凯特为何不跟我说亚瑟没有割包皮,但我确定这同我那根整齐修整过的细小鸡巴相比,肯定有不一般的乐趣。我得说,亚瑟的鸡巴长得像个电话线杆,不,应该更像个树桩,足有8英寸长,而且极其粗大。

  让凯塔为他的鸡巴热了会身,亚瑟将她拉过来深情激吻,我老婆雪白的身躯与他黝黑的皮肤间强烈的反差,让我兴奋异常。他俩翻滚成一团,似乎要融化在床上,房间里柔和的光线给我足够的光亮可以看清他们激情的床戏,而不是看起来像在拍A片。

  亚瑟耐心细致地爱抚着凯特性感娇躯的每一片肌肤,而不是立刻提枪上马、狂抽猛插。凯特被他弄得很爽,不停央求着他快点爬上来操她,他还是老神在在的享受着引诱我老婆的乐趣。我老婆春情涌动,就像一只发春的母猫,渴求他粗大肉棒的临幸。

  柔情地吻遍了我老婆全身上下,他才将那又粗又硬又长的黑鸡巴顶在我老婆湿得一塌糊涂的淫穴上。我老婆抬高臀部,迎上他粗大的肉棒,亚瑟屁股向前用力,巨大的力道就让他那无比粗大的肉棒顶进了我老婆窄小的肉洞里了,如此猛烈,我似乎感觉老婆的心肺都快被他给顶穿了。

  鹅蛋般的硕大龟头深深撑在我老婆骚穴的深处,挤压着她娇嫩的子宫颈。接着,他开始用力抽插,像个打桩机般,每一次撞击,黝黑的粗鸡巴都全根消失在我老婆肉穴里,拔出来时,还剩下一个龟头在里面,猩红的肉洞口被大大撑开,红肿的肉唇被带得翻进翻出。狂暴的操弄,爽得我老婆咬紧牙关,只听见从体内发出的低沉呻吟。

  我老婆两条腿紧紧夹住她黑情人强壮的腰身,双手抱住他宽阔的後背,像一条八爪鱼般和他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望着他的眼神里尽是不可阻挡的情慾火焰。

  还没过几分钟,就听见我老婆大声喊起来:「啊……天呐!快!用力操我!我要丢了!快!」亚瑟越干越快,聚精会神使着劲操我老婆,他竭力保持着不射精,技术还不错。

  我挪动椅子,找了一个更好的角度,欣赏亚瑟粗大鸡巴在我老婆窄小肉穴里耕耘的场面。突然我看到他阴囊一抽,大股大股强有力的精液像洪水决堤一般冲射进我老婆肥沃的子宫里。我老婆也感觉到了滚烫的热流,大声叫唤着,让他搞大她的肚子,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亚瑟停下来,伏在我老婆身上,回头看着我。我回之一笑,微微点头,示意我没事。他屁股往前顶了两下,射出更多精液在我老婆的子宫里,又停下来,粗大鸡巴顶在我老婆肉穴里,让所有射出的精液都留在我老婆肥沃的田地里。

  他俩慢慢从高潮余韵中冷静下来,亚瑟温声问我老婆,是否真想让他搞大肚子?我老婆双手托起他的脸,轻吻了许久,然後抬头盯着我说:「我老公想看着我肚皮因为怀着你的孩子而慢慢隆起,我也一样想。」亚瑟从我老婆身上翻下来,躺在她身侧,然後仔细打量着我,脸上洋溢着莫名的惊愕与兴奋。那一刻,我俩就互相瞪着眼,脑海里整理着思绪。

  「这只是枕头上的悄悄话吧?」亚瑟还是不敢相信。

  凯特亲了他一下,问他是不是不敢让一个心甘情愿的白种女人怀孕?亚瑟哂笑一声,说道:「我可不想被一个愤怒的丈夫将我的头按进他屁股里呢,不过这种事情做梦都想啊!」我放声一笑:「不用担心,我唯一向你们发射的顶多是我的一些精液而已。」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尽情地谈论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即将到来的混种婴儿。我们聊天时,我挪了挪位置,这样能清楚地看见她粉嫩肿胀的阴唇,亚瑟刚射进去的乳白精液正不时从尚未合拢的小骚穴里缓缓溢出。

  凯特注意到我在看什麽,邪邪地笑道:「别害羞,你可以舔的。」我真想爬到床底下躲起来,但我老婆粉嫩的小穴实在太诱惑我了。脑海里一片恍惚,我站起身,因屈辱而全身发烫。一开始我就打算这晚当作什麽都没看见,什麽也没听见,现在可不知所措了。

  还没坐到床上,我老婆就提醒我:「你还没脱掉衣服呢!」我愣了一下,似乎凯特才是掌控这一切的人,我和亚瑟只不过是听她号令的情人。

  我对亚瑟的态度已经从潜在的情敌,变成「欢场兄弟」了,立马脱光衣服,趴在我老婆大腿间,舌头卷起一小团一小团亚瑟射在里面的精液。我敢肯定他会取笑我,竟然吃他的精液,但他没有,反而极力夸赞着我的口活,能让凯特如此兴奋,也明白为何凯特一早就和他摊牌,绝对不会离开我。

  我满怀自豪,觉得自己容光焕发,全心全意地舔吸着凯特的肉穴。效果异常明显,很快她就发出销魂的呻吟,臀部抬起,迎合着我深深探入的舌头。我轻轻咬住她的阴蒂,她全身发紧,马上达到一波强烈的高潮。

  我轻吻着她的阴户,她扭动娇躯,身下的床跟着剧烈摇晃,一抬头,就看到亚瑟已经将他的黑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红唇中。嘴巴大大地张开着,我老婆费力地含进他那硕大的龟头,不停吮吸。他的肉棒如此粗大,我老婆尽了全力,嘴唇张到极限才含进去一半。

  很快凯特让亚瑟的鸡巴从嘴里弹出来,央求他马上操她。亚瑟看向我,徵求我的允许,我翻开身,让出我老婆肥美的小骚穴,向他招了招手,给他我老婆蜜穴的通行许可证。我退後,亚瑟挪到我老婆身上,硕大黝黑的龟头对准我老婆的肉洞口,他回头看着我说:「不用下床。」他现在很自在,一边和我老婆尽情欢好,一边和我随意聊天,我的存在对他毫无压力。

  我不敢相信一切转变得这麽快,不过我很高兴事情的发展。娇妻探手可得,而她正和她的情夫共渡巫山云雨,这已经远超我的性幻想了。

  凯特将我拉过去,充满激情地吻着我,亚瑟轻车熟路地将他粗大的黑鸡巴顶进我老婆的肉穴里,由於嘴巴被堵住,她只能发出完全听不清的嘟噜声。她抬起头,眼里一片空幻,在我耳边低语:「亲爱的,他粗大的鸡巴就插在你老婆小穴里,他滚烫的精液即将射在你老婆的子宫里,他就要将你老婆搞大肚子,他就要给你老婆一个黑娃娃……」我亲着她,抚摸着她,然後在她耳边温声说:「我知道。」凯特接着问:「想不想看你的骚妻被她的黑种马播种?」我回道:「我一点都不想错过这精彩一幕。」我俩继续拥吻,然後凯特问我,愿不愿意告诉亚瑟,让他确保让她怀孕。亚瑟的脑袋就隔了几寸,我肯定他也听见了,但我还是向他转述了凯特的话。亚瑟放慢抽插的速度,跟我说,我妻子这世上最棒,我如此幸运拥有她。我听了有点不爽,含糊地说谢谢。

  亚瑟继续埋头在我老婆身上耕耘,他熟练的抽插带给我老婆极度的性快感,我的双手攀上我老婆硬挺起来的乳头,轻轻抚摸揉捏,让她更加舒服。就这样三人一起疯狂地交合,亚瑟几次说他快要射精了,我马上挪到他背後,好观看他的阴囊。

  我挪过去没多久,他就一下子将肉棒用力地顶进我老婆肉洞里,喷射出来。

  「来了!来了!」我老婆兴奋的大叫,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屁股向上抬,让淫穴和子宫接住更多的精液。

  他的肉棒在我老婆体内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後准备拔出来,我老婆抱着他,不让他拔出去,赶紧唤我拿个枕头垫在她屁股下面。我扶着她抬起屁股,放了个枕头在下面,这样不用凑到她双腿间,她就引导我来了个69式。

  凯特温暖的口腔包裹着我的小鸡巴,没过多久,我就将大股精液喷射进了她的喉咙,她喉咙里发出「呜呜」声,一滴不留地将我刚射进去的精液吞进了肚子里。她再一次榨乾了我,亚瑟亦累得不行了,我老婆在中间,让我俩一边一个拥着她睡觉。相拥着,我俩每人都有一个粉嫩的乳头在吮吸着。

  我猜我睡了一会,因为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亚瑟正趴在我老婆腿间,缓缓地将他的黑鸡巴插进抽出。操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亚瑟才将他那疲倦但还半硬的肉棒拔出我老婆的小穴。凯特说想一起冲个澡,然後再小睡一会,与期待中的狂欢不同,我们在浴室里只是「友好」地用手为彼此搓澡。

  回到床上,我就陷入深深的沉睡中,只有模糊的印象,亚瑟在夜里还操了我老婆几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上厕所,亚瑟和我老婆依然在酣睡,我轻轻的爬下床,走到浴室里。撒完尿,我走回卧室,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我老婆和亚瑟依偎在一起,他俩肤色鲜明的反差强烈地刺激着我,想着我老婆肥沃的子宫正被从亚瑟粗大黑鸡巴里射出来的浓稠精液粉刷着,让我更加兴奋,我知道她肯定会怀上的。

  我穿上几件衣服,下楼去咖啡店点了杯咖啡和一些吃的东西。一个人坐在安静的角落里,我抿了口咖啡,咬了一小口松饼,脑海里快速放映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我能和一个明显不是我的种的孩子好好相处吗?我们的白色小孩会怎样看他们的黑皮肤的弟弟或者妹妹呢?让这一切发生,我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我毫无疑问地不会放弃这个小孩。我很爱凯特,亚瑟也是个很不错的男人,那为什麽我要坐在这里,而不是在楼上和他们一起呢?回答完心底的疑问,我又点了两杯咖啡、一些松饼,上了楼。

  一走进房间,我就听到了激情拥吻的声音,亚瑟正趴在我老婆凯特身上,亲吻她,吮吸她的乳头。感觉到我的到来,凯特张开双眼,亲切地微笑:「亚瑟答应一直会为我播种,直到我怀孕,好不好?亲爱的。」感受着她的快乐,我微微一笑,指着我内裤里的那一大团对她说:「我们都很兴奋呢!」亚瑟放下凯特雪白的乳肉,抬头望向我说:「你来让她更爽一些,我去上个厕所。」说完他站起身走进浴室。

  我将咖啡和松饼放在床头柜上,开玩笑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凯特问起为啥只买了两杯咖啡,我说我已经喝了一杯了。她微坐起身子,拿了杯咖啡和一些松饼。

  亚瑟回来,感谢我买的咖啡。凯特调笑我,说我是房里唯一穿着衣服的,还盯着她的小穴看。我反击说,我从来没见过她的小穴肿得这麽厉害,还灌满了别人的精液。凯特拍了拍亚瑟的大腿说:「这可是他的杰作。我保证,以後你都能看到这样的镜头。」凯特一说完,将腿张得更开一些,展示着她肥美的阴户。我早已按捺不住,埋首在她双腿间,舌头探进她肉穴里,亚瑟乳白色的精液从肉洞口汩汩溢出。凯特大声呻吟起来,用力压着我大脑袋,我就这样吃了第二顿早餐。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泥泞湿热的小穴拱向我的舌头,还紧紧抱着我的头,生怕我马上离开了一样。没过几分钟,她就达到了一波强烈的高潮,肉洞内的褶皱不停地蠕动,紧紧裹住我的舌头,嘴里胡乱地说着:「我爱你,老公。」我翻到一边去,然後跟亚瑟说:「该你了。」他毫不犹豫地将凯特拉回床中心,骑到她身上……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亲吻着妻子,爱抚着她的乳头,在她的耳边不停地说:「我好希望看到你的肚子拢起来,再生一个宝宝。」我肯定说了这些饱含魔力的话语,因为凯特热情地和我拥吻,丰满白皙的臀部迎合着亚瑟粗大黑鸡巴的抽插。

  ***    ***    ***    ***我们休息了一会,安静地聊天,然後去浴室冲洗乾净、退房。驾车回家的路上,我们没说什麽,在家里和孩子玩了一会,凯特变得异常安静。直到夜里准备上床睡觉时,凯特面向我脱下她的睡衣,我看着她,我想起来最後一次她这副摸样,刚好就是我让她怀上第二胎的时候。

  「我让亚瑟给我授精,让你感到烦恼了?」她温柔地问我。

  突然间,我看到了她乳房上还有阴户上残留的爱痕,我的小鸡巴勃起来,代替了我的回答。凯特看到我鸡巴的反应,露齿一笑。

  「我想我得找份合适我现在处境的工作了。还有,看着我小腹日渐隆起,会让你爽得把精子射乾净吧?嘿嘿。」我抱起凯特,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老婆,我爱你。」***    ***    ***    ***第二天,凯特打电话给亚瑟,问他什麽时候过来给她播种。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亚瑟一个礼拜来我家三、四次,用他浓稠的精液灌满我老婆凯特的子宫。凯特例假的时间到了,又过去了,凯特早上开始出现反胃的现象。现在确定凯特已经怀孕了,她问他的计划在哪里。

  直到凯特跟我说亚瑟想过来和我谈谈,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亚瑟自由地在我家来往,和我们另外两个孩子打得火热,让我越来越迷惑。凯特什麽都不肯告诉我,当他来我家,我不禁一阵阵紧张。

  亚瑟一进我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了我对他种在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所拥有的所有合法权利,然後他问我是否能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

  我们谈了好几个小时,凯特不时给我们送些喝的进来。

  大概半夜时,凯特穿了件透明的睡衣走进来,向我们尽情展示着她迷人的魅力。她问我俩能否加入讨论,我们最终的决定是,看事情到底如何演变,对他的到来没什麽限制。

  这件事发生在六年前,我们卖掉老房子,然後建了一间更大的,以容纳我们的大家庭。我老婆凯特又怀上了亚瑟的孩子,而第三个孩子在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下,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

  而我呢,好吧……要是没有我的鸡巴插在她的嘴里、或者菊花里,凯特绝不允许亚瑟将他的黑鸡巴插进她的小骚穴里。

  好吧,孩子们也过得非常愉快。

  【完】

??????27894字节

注册享受更多权限每日签到领取金币宣传赢VIP/QQ会员=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com/attachments/Mon_1411/84_13572009_334274a5b833f76.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