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单位漂亮的王姐完

作者:admin人气:1583来源:

我从某大学毕业了,考到一家小单位上班,在我们单位,有一位王姐(说是姐,其实就比我大3岁),她刚结婚不到一年,浑身散发出一股热力全身肌肤白嫩,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胸前挺着一对大奶子,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一说话,露出一对酒涡儿,男人见了,都为她着迷。白天用力的偷窥她,晚上想着她完美的肉体,撸上一两次才睡觉。可惜,那都是心中所想,最多言语中流露爱幕,可到了今年夏天,梦想成真了。

  王姐的老公被抽调到省城工作一年,难得回家一次,这给小狼创造机会留下伏笔。头天单位聚餐,聚餐完后大家都到我租的房里打麻将,打了一个通宵,到早上时,大家都走了,剩下王姐,王姐说她太困了,不去上班了,就在我的床上休息了,叫我帮她签到,如果领导问,就说生病了,然后王姐就倒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我心里跳得老快,妈的,这一大美女就睡在我的床上,机会来了,不能让她跑了。怎么办才好呢?对了,王姐老公不在,这骚货肯定欲望无极限的,我再来给她放大。于是我就把电脑打开,把硬盘里面珍藏的猛片设置循环播放,把音量放到一定程度,然后偷偷的把卧室们虚掩,出了家门,到办公室签了到,给分管领导说,我和王姐到外面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就不来办公室了,分管领导还小赞了一下我和王姐,说,你们两个要用心工作之类的。哈哈。老子会用心“工作”的。我飞快的跑到商店,买了2瓶红牛,喝了下去,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急冲冲的往家里跑,心想着,王姐啊,王姐,你一定要好好欣赏那片子啊,不要睡得太死了啊,然后向老天祈祷,老天爷,今天一定要让我上了她。

  回到家门口,我轻轻的打开门,又把门关上,然后悄悄地走到卧室门前,非常紧张的朝里面望去,让我失望的是,王姐还在呼呼大睡。唉,怎么办呢?正在这时,楼下一巴士经过,喇叭“嘟”的一声,把我都吓了一跳,我赶紧躲到一边,这时,听到床翻滚的声音,嘿嘿,谢谢巴士,王姐醒了,只听里面有翻坐在床上的声音。我躲在沙发后门,大气不敢出一声,动都不敢动一下,只听到电脑里面咦咦啊啊的声音。十分钟后,又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是多么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啊,王姐在呻吟!!我这时才悄悄地移动到卧室门口,从门缝里望去,没想过平日高雅端庄的王姐,此时竟一丝不挂的仰卧於床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裤都脱落到地毯上,孅巧细腻的玉手一面搓揉着丰满肥嫩的酥胸,那饱受挤压的乳肌从五指之间迫了出来,在柔灯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只手则正在轻柔的细抚着涨卜卜的阴户。虽因光线与距离的关系未能一窥肉屄的全豹,但仍不难估计王姐压在阴户中间、不断旋画着的中指所紧按的正是那性感「小红豆」——阴核。两条修长的粉腿大大张开,染有微微粉红的秀发凌乱地披散开,媚眼紧闭,发出声声荡骨蚀魂的淫语莺声:「啊……痒……痒透了……哼……雪雪……要……我要呀……」洁白无瑕的柔软娇躯,玲珑浮凸的身体曲线都在扭摆颤抖,雪团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门方向放纵舞动,一览无遗地表露在我眼前,这样一个绝美淫荡的赤祼胴体,任谁看了也岂能错过!

  就在此时,王姐突然发出一声高八度的娇哼:「噢……不行……丢……丢了唷……」只见王姐孅腰向上一挺,整个人一阵抽搐,两片肥白鼓涨的肉屄花瓣间濆出了一大逢略带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决堤般不断外流,沿着床沿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连地毯也湿了一大片,股缝间那正用小手包裹着的肥凸肉屄仍在卖力地上下拨弄。

  这幅淫靡烂慢的景像,看得连下面的家伙也不禁剑拔弩张,龟头涨得一阵苦恼难耐的爆烈感觉前所未有,未知是否欲念攻心无法集中,我脚站不住,撞开了门摔倒在卧室的地毯上。「啊呀!你!?」王姐正醄醉於刚才剧烈手淫后所带来的余韵中,被冷不防的一吓不禁身弟一翻,整个人便从床上堕下,也不知是幸或不幸,跌下的她竟刚好正面压在我身上,卸去了不少冲击力。

  而对我来说,伤痛与否已属后话,这刹那他只知自己正与一副光滑细腻、香暖成熟的娇艳裸体紧缠合着,那对饱满尖挺的乳房正挺压在其面上,那把头整个埋下去的柔软乳房,玉肌嫩脂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水味,与及那对成熟酥胸所独有的乳香。

  当我还未弄清下一步要如何之际,发觉王姐像因刚才一跌而伤了身体,但见王姐身躯微微的挣扎蠕动,肌肤与酥胸不停磨着我身体、面颊,极力欲撑起身郤又力不从心。

  我虽被面前的软肉温馨迷得心神激荡,郤也担心着王姐的状况:「王姐!你怎么了?有没有弄伤啦?」王姐的一对雪白高耸的肥奶仍旧紧贴在弟弟的面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说话。「噢!姐姐没大碍……只不知是否刚才一跤,弄至臀部和大腿有点麻痹……暂时不能起来……呜呀!」惊魂稍定的王姐,此时才察觉到自己在我面前一丝不挂,满面含羞,看到自己一双大奶压着弟弟好不丑怪,忙把手肘按地撑起半个上身:「先快把眼睛合上,不许看!……呀……」王姐尴尬得满面通红,我瞧见王姐脸上羞涩得像个小妮子般的妩媚娇态,与平日端庄贤淑、事事处变不惊的女强人形象截然不同,真是迷人已极,心中虽是千个不愿,但怯於王姐满带威严的责备口吻,也只好无奈闭目:「姐,既然你动弹不得,倒不如让我扶你起来好吗?」王姐想了想,略带犹豫地轻声答道:「也好,但……但你千万不可张眼,听见没有?」我把王姐扶了起来,轻靠在书桌旁,自己也坐到一边。王姐下身一阵酸软无力,究其并非全因一跤之跌,而是自慰而泄身后,余波未了,令双腿发软,一时不能站立。想到衣服搁了在书桌的别端,又不欲弟弟张眼瞥见自己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丑态,想不出法弟下,一时竟像有点恼羞成怒,羞愤地怪起罪来:「我来问你,你不去上班,回来干什么?而且还放了电脑上的那种片子?」「啊……王姐,我刚才忘记手机在卧室里了,回来取手机的,昨晚知道你打麻将太累,正想进来察看,怎知王姐正在……」「噢……别说……别说了!」提到令人难堪的丑事,王姐急得马上把我叫停。

  蓦地,尴尬气氛令双方都沉默下来,在这万赖俱寂、夜阑人静的一刻,书房内独剩全身赤裸的王姐和无言的我。

  良久,窗外传来阵阵悠和凉风,还是王姐老率先开口打破沉默:「弟呀,你……你刚才……是否……全……看到了?」我挣开了眼,情深地望向王姐,贴着她的耳伴柔声低说:「王姐,我全看到了,让我来填补你的空虚……让我与王姐作爱,好好服侍姐姐您……」王姐听到我露骨的表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头赫然一阵骚动,一双杏眼先是一瞪……但还来不及反应,我的右手中指向她那高耸的乳峰顶端——那颗像艳红葡萄般的粉嫩乳头上轻轻一逗……姐姐此时媚眼半闭,满目含春地娇哼了一声:「啊……!」娇嫩敏感的乳尖竟经不起弟弟的一下放肆挑逗,即时变硬起来。

  我不由被王姐的反应引诱得赞叹起来:「啊!王姐你相当的敏感呀!」王姐一听立时羞得满面通红,正欲加制止,但随即又被色胆包天的我进一步的非礼行为刺激起久旷的欲火。只见我一双魔手已伸向王姐那对肥白大奶,运用着纯熟的技巧、恰到好处的力度在猛搓狠揉着。

  对於我的侵犯,王姐竟出奇的感到非常受用:「噢……不……我……不行……不能这样对姐……」我从王姐的反应看得出来,她跟本就是受用极了,随着那按在她双峰上不停搓弄的彔山之爪,王姐赤裸丰满的娇躯不由自主地轻摆乱扭,雪白肌肤从嫩脂里微渗出一抹晶莹剔透的香汗,女性的体香和因体温上升而挥发出的身上涂的香水的混合香味,充斥了整个卧室。

  她秀眉黛扬,红唇微翘,两只水汪汪的含春杏眼,分不清到底是渴望着喜极而泣,还是要悲痛落泪,一副楚楚可怜郤也妖艳撩人的模样;乾渴的喉头透过烈焰红唇发出一起一伏、由小声变大声、从缓至急、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浪叫:

  「噢……哼……好……好美啊!不……不是……快……快停止……姐不准你这样……不准不听话……你……噢唷……再不停手……姐……啊……姐可要惩罚……惩罚你了……」为免再被王姐出言干扰,我索性用嘴巴吻上她的朱唇,伸出舌头就往王姐的嘴里钻,穷追着香舌猛卷,同一时间一手伸向她雪白小腹下的神秘小丘,誓要作出致命攻击。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当我的手猛然直抵目的地之时,王姐相对地哼出一声震撼的哀叫。

  我一手摸揉着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裤内,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手在大阴唇上往返摩擦着,大阴唇越来越热,蒸发着热气,一会,一股爱液便夺门而出。

  “啊……好热……好痒……不要啊……快啊……”

  玩弄了一阵之后,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啊,又是性感的黑色透明内裤,外面罩着裤袜,但神秘之处隐约可见,太迷人了!我将头探至大腿跟部,张口吸吮添食起来,啊,一股迷人的气息迎面扑来,这是成熟女人的气味啊!真愿永远吸食!

  “啊……哎呀……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她此时春心荡漾,全身发抖,边撒娇边浪叫,我去除了她的裤袜,一双秀腿呈现出来,再去除了她的内裤,整个阴部暴漏出来,她的阴毛清稀,阴阜饱满,肉缝若隐若现,红仆仆的好象少女似的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爱液,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真是太美太诱人了。我先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那是王姐的第二张嘴啊,我深情地亲吻着,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小阴毛刺得我痒痒的,然后钻着姐姐的尿道口,虽然骚味骤起,但那是姐姐的生理,与我的截然不同,然后再用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舔到气泡丛生,然后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那是少女般不经时世的阴核,可叹她的前夫不知珍惜,这是名器啊!

  “啊……啊……哎呀……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王姐被我舔得腹部时而崩紧,时而松弛,一波一浪,双手紧抓床单,头兴奋得左摇右摆,不住的呻吟。

  “啊!哎呀……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泄泄……了……”

  “哎呀!亲哥哥!你舔得我痒死了……呀……轻点嘛!好痛呀……好难受……求求你!好哥哥!别再舐了哦……哦……我要尿……尿……了。”

  我摆动我灵活的舌头一阵吸吮咬舐,她的一股清白炙热的爱液便滚滚而出,像溪流似的,从洞口流到肛门,流到肥臀,再粘落床单。她已不停颤抖,弯起双腿,大大地向两边分着,把屁股挺离床单,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我双手托着肥臀,更深地埋入阴部。

  “亲爱的王姐!弟弟的这一套功夫,还满足吗?”

  “好弟弟,姐姐……姐姐怕你了,我是你的……”

  “别怕!好姐姐!我现在再给你一套意想不到的舒适和愉快的滋味尝尝!好不好?亲爱的!”

  “好弟弟,姐姐爱你……”

  “姐姐,我也爱你!”

  我将身一探,挺着大鸡巴,先用那马眼垂着一滴爱液的青紫大龟头,在他的阴唇上研磨一阵,磨得王姐麻痒难当的叫道:“哎呀……别磨了……痒死了……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下去……给我止止痒……求求你……快嘛……”

  激起性欲的王姐淫荡起来!“啊呀,快点嘛!啊……”

  “王姐,我来了!!”

  鸡巴对准比洞,后腰一挺猛的插下去,“濮滋”一声,全部没入,直捣凤比。

  “哎呀!我的妈啊!太大了,痛啊,痛死我了!”

  真让我意想不到,都四十岁而又生过孩子的她,小比还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那种骚媚淫荡急难等待的神色,还以为她丈夫有多棒,不然我不能一杆猛插到底,太不伶香惜玉了。

  “啊,好弟弟,不要太急,♂♀享受是要双方配合的,要慢慢来。”

  “好啊,只要姐你喜欢!!”

  我开始轻抽慢插,她也扭动屁股配合我的抽插。

  “嗯!好爽呀!亲弟弟……小屄被你的大鸡巴肏得好舒服啊,亲丈夫……再快一点……啊……”

  “啊……我又要泄给你了……哦……好舒适呀……”一股滚烫的淫水直冲而出!

  我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适透顶,将头向后一仰,大口呼吸:

  “好舒适呀,王姐,我要你更舒坦!!”随即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濮滋!濮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亲弟弟,姐姐……可让你……你……肏死了……小亲亲……要命的小冤家……呀!

  我美死了!啊……”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适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搂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

  “哎呀!亲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丈夫!美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飞了!亲人!乖肉……你是姐姐的心肝……宝贝……我不行了……又……又要泄了……呀……”

  我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一泄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猛吸猛吮,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一阵安全性交后,王姐已全身酥软,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我知道王姐已经进入状态了。我将王姐的双腿缠于我的腰上,更加深入地插入。

  “哎呀!哥呀!我被你的大鸡巴肏得快要上天了……你的鸡巴顶顶顶死我了……好酸呀……我……我又要泄了……”

  大插二百多下后,我将王姐的双腿抬放在肩上,挺动我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

  “哎呀!亲弟弟……不行呀……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小冤家我受不了啦……哎呀……我会被你搞死的!会死的呀……”

  又大肏二百多下后,我将王姐的双腿放下,将王姐上身抱起,面对我坐与床上,重量压于大鸡巴上,分外兴奋,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顶起来。

  “哦!我知道了!亲哥!我的屄心?被你顶得好?好舒服?也好好痒?

  真痒死了?”

  不知不觉二百多下又过去了,我向后躺在床上:“姐,你自助一下,往下坐。”

  “吸呀!我的亲哥哥,大鸡巴的亲丈夫,快、快往上顶,顶深点,顶死姐姐吧!我好舒坦……啊……美死了。

  姐姐……要……要泄给乖、乖弟弟了,哎啊!”“姐姐,我来了,我的亲姐姐,亲妹妹。”

  “乖弟弟……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泄死我了,喔……喔……”王姐一双大白乳房上下摆,左右晃,真是太刺激了。

  又爽了一阵,王姐欲醉欲仙,“王姐,以我的大鸡巴为中心,旋转一下!”

  王姐左褪跨过我上身,开始旋转。

  “哎呀!小宝贝……姐姐……要被你肏死了……我的小屄……快被你转弄穿了……亲丈夫……我不……不行了……”王姐浪声叫道。

  “怎么啦?我亲爱的姐姐!是不是很舒坦呀!”

  “我……我都被你肏死了……求求你……我真受不了啦……”王姐背对着我,已无力呻吟!!

  “亲爱的姐姐!舒不舒坦?”

  “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

  “王姐,现在来点温柔的,好吗?”

  我就从后面抱住王姐丰满圆润的大乳房,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姐姐被我抚摩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大鸡巴当然也不能闲着,温柔地磨擦着火热的阴道。

  “啊!乖儿……姐姐被你揉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

  看着姐姐舒坦的样子,我性欲高涨,身子向前一探,王姐已双手支床,肥臀高耸。一双大白乳房垂于我的双手,好有弹性!大鸡巴又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插起来。

  “小心肝……大鸡巴的亲弟弟……快用力肏……肏死姐姐吧!我好舒坦啊,啊……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哎哟……我要……泄了……啊……”

  我直起上身,双手掐住姐姐的腰,又用力狂插起来。

  “人家忍不住了嘛,亲弟弟,啊……要命的亲丈夫、亲哥哥……啊……你要肏死我了呀……”说着,大股滚烫的爱液争相奔向我的大龟头,“啊……”一阵快感传遍全身,太爽了,龟头发涨,“不,现在不能射!”我暗暗憋住。

  “喔……喔……我要被你肏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饶了我吧。”

  “王姐,马上我要把男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你!”

  我把全身酥软的姐姐平躺在床上,抓起她的美足,上抬并分开,然后将大鸡巴插入阴道,双手十指分开十足趾,并深嵌其中。大鸡巴快乐地抽插着,十指也在十足趾间抽插着。

  “啊……乖弟弟……啊……太舒坦啦……啊……爽死了……啊,啊……”

  她被我这一阵猛搞、奶头东摇西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

  “啊!亲弟弟……小丈夫!姐姐!又泄了!啊!……”

  “啊!亲姐姐……肉姐姐……我……我也射了……啊……”

  我们都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猛喘大气,魂飞不知何去。那天以后,我和王姐隔三差五就来一两炮,爽啊!

  【完】

  1326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