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二十年性体验(六)夏日的惊情

作者:admin人气:551来源:




 
夏天是男人性欲最强烈的时候,在学业不紧张的时候,上网是我消遣的主要
方式,但很少聊天,性的冲动一直在骚扰着我,但我没有放任欲望的泛滥,一是
担心金钱,更主要的是不想让自己太深陷其中,最终迷失掉自己,失去回归正常
生活后需要的那份平静。日子一天一天在激情涌动与无聊的宣泄中度过。
  7月的一个夏日夜晚,内心的性渴望和下体的过度膨胀,让我下定决心寻找
一次释放的机会。趁哥儿几个出去的时间,我登录了XX聊天室,一番搜索,发
现了某个似曾相识的网名,虽然我早已回忆不起跟她聊过的那些话题,但依稀记
得她是一名30来岁的少妇。内心一阵狂喜,我主动和她搭讪。
  「嗨,小妹,还记得我吗?」
  「你是哪个?」显然,她这种每日在聊天室徘徊的女人很少能记住偶尔遇到
的搭讪者,因为聊天室里精液的味道太浓,有不少男人是带着和我一样猎艳的目
的来的,有些人上来就群发:寻熟女!之类的话,除了能招来一两只鸡以外,估
计不会有什么收获。
  我一边和她聊,一边从她的字里行间寻找散落的记忆,因为最近很少进聊天
室,所以还能勉强记起一些片段。逐渐地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我眼前:她叫华,
是个家境很优越的少妇,住在离我的城市50公里之外的县城。
  我感觉到了今天她有些无精打采,禁不住一丝欣喜,因为这往往是靠近她的
突破口。
  「华,你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烦死了嘞,没什意思」
  「别烦啊,当心白头发长出来」我继续做出一副体贴入微的架势。
  「真没意思,一个人呆在家里」
  哈!有戏了!我找到了突破口,连续使出攻心大法,终于套出明天是她生日,
而她老公已经出差3天了,还不能回来。
  「生日快乐,华!」我第一时间送出了祝福。
  「谢谢,可我还是一个人闷在家里」
  「出去会朋友啊,见见网友也行」我开始套她的口风。
  「没意思」她还是一副悻悻的样子。
  我看了看表,已经是11点了,忽然有了主意。问她「华,你困吗?」
  「不困」
  「那好,我陪你一起迎接33岁生日吧」
  「好啊!」她回得很快,我感觉一半胜券已然在握,心情格外好,于是陪着
她上天入地神侃起来,显然我的体贴让她很开心,话也明显多起来。
  12点到来的一刻,我把预先写好的极尽温柔体贴之能事的祝福来带着一束
玫瑰花发给了她。
  她没有马上回复,漫长的半分钟过后,她发给我一个手机号。
  我立即轻手轻脚来到宿舍尽头的洗漱间,拨通了她的号码「祝你生日快乐,
华」。
  电话那头传来她呜咽的哭声,我温情脉脉地呼唤她的名字,华抽泣着说「谢
谢你………」,然后慢慢恢复了平静,她的声音很有南方女性的特点,柔媚,撩
人。
  我心里长舒一口气,被胜利的喜悦包围着。而她显然被我的温存和充满男性
魅力的浑厚声音融化了,说话也恢复了少妇的暧昧。
  「你明天有安排吗?」华问道。
  「没有,如果你方便,我很乐意陪你过生日,你说做什么,我跟你走」
  「好啊……」她的语气中似乎也充满了期待,「我明天10点之前打电话给
你」,说完,她从电话那头送过来一记飞吻,然后迅速挂断电话。
  回到宿舍,兄弟们依然没回来,一个人面对着飞转的电扇,我认忍不住汗流
浃背,耳边是心跳的声音咚咚直响,兴奋的我很久才入睡。
  一觉醒来时,刚刚8点,身下的凉席上是湿漉漉的印子,鸡鸡坚硬地耸立着,
有肿胀疼的感觉,我端着盆儿来到洗漱间,两盆凉水从头淋下去,稍稍安静了一
些,鸡鸡总算也服帖下来,但即将到来的约会让我有点坐立不安,我去食堂买了
早点,特意要了两个鸡蛋,出征之前给自己先大补一下。
  刚刚9点,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华。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拿起一本书,走出了宿舍。
  「杨子,是我,你坐车到XX国际大酒店,然后打电话给我」
  我不禁吐了吐舌头,看来她是动了真情了,居然在五星级的酒店开房,我匆
匆打了车,直奔酒店,20分钟后出现在酒店大堂外,仰望着40多层的豪华酒
店,我有种踌躇满志的感觉,强压着激动,拨通了她的电话。
  房间在3606,我走进大堂,马上有穿着红色长衣的服务生彬彬有礼地引
导我来到电梯间,走在他身后,我有一丝丝心虚,好像来做贼被人看穿一样。
  电梯平稳地到达36层,华已然笑盈盈地在电梯外等我了。
  她的外貌和我期待中的差不多,身形比杨姐略丰满,个头在160上下,一
身面料考究贴身的衣裤,显得很得体,整个人气质高雅,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
奶奶。
  华拉住我的手,领我进了房间。
  豪华酒店的客房就是不一样,里外的套间,屋内设施一应俱全,尽显尊贵,
大屏幕的电视正播放着娱乐节目,所有的一切与我带网友去的那些街边招待所简
直是天堂和人间的差别。
  华拉着我并排坐在长沙发上,温柔地看着我,家长里短地聊着,而我却无心
听她说些什么,心里暗暗揣摩:也许这才是生活中的她吧,少妇们都喜欢没完没
了地唠叨……想到这里,忍不住偷着乐了。
  华看出我的表情,微笑着问:你笑什么呢?
  「乐你啊,你比我想象的还美,我还不乐!」
  华听了这话显然很受用,笑容灿烂的跟花儿一样,很天真的样子。
  「你看看,这是我儿子的照片」华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包,
取出一张相片,是她儿子,六七岁的样子,跟她有点像。我夸赞她的儿子英俊,
有妈妈的影子。
  华兴高采烈地讲述她儿子的事迹,我担心暧昧的气氛被冲淡,靠过去和她几
乎肩挨着肩,假装认真地听,一边偷偷把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拇指轻轻搔刮
她大腿的内侧。
  华讲着讲着忽然停下来,眼睛里透出一种迷离而又灼热的神情,显然,我右
手的小动作把她拉回了暧昧的主题。
  「你真美,华」我紧紧盯着她,故意让自己的目光看起来显得如饥似渴。
  华含情脉脉地和我对视,乳房起伏明显加快。
  我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接过她手里的照片放在茶几上,疯狂地亲吻她的双唇,
吸吮她的舌头,啧啧有声,并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用力搅动,华动情地与
我紧紧相拥,热烈地回吻我,吸吮我,我腾出手,在她背后摸索着解开了胸罩的
搭扣,伸进手去抚摸她的乳房。
  华的乳房比从外面看要丰满,柔软但不松弛。我挣脱她的双唇,俯下身,埋
头在她双乳之间,她的皮肤非常细腻光洁,保养得非常好。
  她身上有种我不熟悉的香水的气息,很诱人,华的乳房有些微垂,乳晕颜色
不深,乳头也很小巧,在我的挑逗下已经变得有些硬硬的,我含住她的乳头,轻
咬、吸吮,一只手从后面抚摸她的屁股,一只手则不停地揉捏她的另一只乳房,
华嗯嗯地呻吟着,抓住我的头发,紧紧搂住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前,我的嘴忙碌
在她两乳之间,把她两个乳头舔成了微红色。
  华呼吸粗重,乳房剧烈起伏,放肆地呻吟着,和刚才那个温良娴熟的少奶奶
已经是判如两人。她开始在摸索我的腰带,一只手拉开我的前门襟抓捏着我的蛋
蛋,我知道可以进入正题了,于是起身把她推倒在沙发扶手,扯下她的长裤,分
开她的两腿,她的屁股不大,摸起来软软的,从后面能看见她的阴户周围一是水
汪汪的一片,却看不到阴毛,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脱下裤子,握住早已坚挺粗
壮的鸡鸡在她的阴部刮擦了几下,然后一杆到底,华啊地叫出了声,虽然生过孩
子,但她的阴道却一点也不松弛,我不急有些惊讶。
  「华,我要操死你,我要……」
  「啊………来吧,操我吧,操我……」华的声音已经有些含混不清,双手抓
着自己的屁股,向后摆动着。
  「我操你………我爱死你的B了,我爱死你的奶了……」我伏在她耳边说着
污言秽语,想激发出她内心最淫荡的激情,这一招显然有效,华的欲火炙热地喷
发出来,用手撑在沙发上,高高撅起屁股迎合我的每一次抽插,嘴里不停地嘟囔
着「好啊好哦,操我……我要你操我……」
  华的淫水很盛,啪啪的水声直冲我的大脑,阴道非常润滑,好几次动作过大
时鸡鸡都滑了出来,差点顶进她的屁眼儿。
  华扭动着身体,抓捏着自己的乳房,狂乱的表情让我如痴如醉,偷偷停下来,
让她自己动作,华用阴道吸吮、摩擦我的鸡鸡,完全自我地享受着性爱的乐趣。
  华慢慢停下来,回头对我说:「带我去床上吧,我要你压着我……」
  我拔出鸡鸡,华站起身走到里间,仰面躺在床上,我跟过去,看到她下腹有
一条手术的疤痕,看来她是做了剖腹产,难怪阴道一点也没松弛。
  我跪在她两腿间,想仔细看看她的阴户,华焦急地说道:「别,别,快进来,
我要来了!」
  看我正慢慢俯下身,她抓住我的鸡鸡,引导我插入,然后快速地上下迎送,
两人很快就配合默契了,我深深地顶进去,用力挤住她的的阴毛,以便能摩擦到
她的阴蒂。
  「要吗,还要吗……嗯……够长吗…」我咬着她的耳垂,用粗俗的语言挑
逗她的欲望。
  「再顶,再顶…哦……我还要……顶……顶啊……」华已经完全被性
的烈焰吞噬了,放荡地享受着做爱的快感。
  在她彻底释放的淫荡本性面前,我也无法再分心,两人汗津津的肉体纠结着、
火热的唇舌舔舐着,淫水在鸡鸡和阴道之间扑哧扑哧作响。
  华的高潮瞬间到来,她大声哭喊着,双眼上翻,身体剧烈抽搐,阴道有力地
挤捏着我的鸡鸡,一股股热流从鸡鸡周围涌出。
  我有些累了,鸡鸡用力顶住她,让她充分释放开来,华软软地瘫在床上,大
口喘着粗气,迷离的目光停留在我开始软下来的鸡鸡上。
  「你没到高潮吗」华问。
  「是啊,我怎么舍得现在就射呢,我还要好好享受你呢」我轻轻拍了拍她红
的有些发烫的脸颊,做了个鬼脸。
  华笑吟吟地握住我的鸡鸡,上下套弄起来,小声说「真粘!」。
  「那不都是你流的水啊,还好意思说……干嘛啊,想这么打发我」我故作不
满,翻身来到她的面前,把鸡鸡送到她的嘴边,华张嘴含住我的鸡鸡,时而深深
纳入,时而浅浅地含住,不时地用舌尖舔着马眼儿,两只手捧住我的蛋蛋,轻柔
地抚摸着。
  华口交的功夫相当好,让我忍不住嫉妒她的老公。
  鸡鸡雄壮地勃起,我有了射进她嘴里去的冲动,华心领神会地加快了套弄和
吸吮,手指在我鸡鸡根部轻柔地揉捏,嘴里发出含混的「射进来」的声音,我痛
快淋漓地低吼着,揉搓着她的乳房,精关瞬间大开,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华大
口吸吮我的精液,待我射完了,她还含住我鸡鸡,轻轻地前后挤捏着,仿佛要把
最后一滴精也吸出来,华张开嘴,让我看自己射在里面的精液,然后大口大口地
咽下去,她吞精时的眼神很有挑逗性。
  我舒适地摊成大字型,躺倒在床上,华把我的手放在她胸前,抚摸着。
  我们都一言不发,都没有从狂乱的性爱中消停下来。
  不知多了多久,我感觉有些冷,起身去调高了一些温度,回到床上,卧在她
身边,欣赏她裸露的熟女的肉体,这次我看到了她的阴部,看到了她微卷的浓黑
的阴毛,虽然称不上茂盛,但配在她的身上,正合适。
  我们懒懒地躺着,把电视的声音调小,闲聊起来,华告诉我,她老公是当地
县城交通要害部门的头儿,家境非常优厚,过的是人上人的生活,可以挥金如土,
但她老公经常出差,是她不得不经常独守空房。
  不知不觉中,到了下午一点多,我已经基本恢复了体力,肚子却有点饿了,
华起来去了洗澡间,她刚才躺过的地方留着一小块水印儿,那是她高潮时流的淫
水,看到这些,听着哗哗的水声,我不由得再次性趣盎然,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洗澡间的门半掩着,看得见透明的淋浴房里华正满身浴液,站在喷头下冲洗头发,
我悄悄溜进去,拉开淋浴房的玻璃门,猛地从后面抱住她,华吓了一跳,知道是
我,便仰起头,靠在我肩上,温热的水临时在我俩身上,我们就这样拥抱着,亲
吻着,我环抱着她的双乳,她紧握着我的鸡鸡,洗澡水开得很大,喷洒在我们身上,
痒痒的感觉让我们的性欲迅速升温,我的鸡鸡充分勃起,顶在她的屁屁上。
  我轻轻往后拉了拉她的腰,让她的屁屁稍稍撅起,鸡鸡顺利地插进她的阴道,
华双手撑着墙壁,便于我用力插她。
  在淋浴喷头下做爱,有种雨中做爱的感觉,仿佛置身于毫无遮挡的室外,加
上淋浴水哗哗地浇在身上,我和她都很兴奋,很快她就大声呻吟起来,淫水与淋
浴水混在一起顺着大腿流下来。
  看着她性感的小屁屁和紧缩的菊花洞,我暗暗下定了尝试一下走后门的感觉,
于是悄悄用手指沾了她的淫水,涂抹在她的菊花周围,然后顺利地把中指插了进
去,洞口很紧,洞里很光滑、松软,我的手指能感觉到鸡鸡在她体内进出,她也
发觉了我的举动,扭动屁屁想躲避,但我搂住了她的腰,使她摆脱不了,她也就
不再挣扎。我的手指在她的菊花洞里轻轻搅动,并试着插入了第二根手指,慢慢
搅动着,试图让她适应菊花被插的感觉。自认为差不多了,我拔出鸡鸡,带着她
的淫水抵在她的肛门上,她不由自主地缩紧了屁屁,嘴里嘟囔着「不要……不要
啊……」
  我已经不能停止了,一边亲吻着她的耳朵揉搓着她的阴蒂,一边故意喘着粗
气,对她说:让我进去吧,好姐姐……放松点……姐姐放松点………
  她慢慢放松了屁屁,努力克制着自己,握着鸡鸡一点一点插向她的菊花洞,
洞口真的很紧,说实话,我的龟头并不十分雄伟,想通过洞口依然很艰难,也正
是这种紧缩的感觉强烈地诱惑着我,或许这也是许多朋友喜欢插菊花的共同原因
吧!
  我进一点停一下,等她呼气放松、屁屁向后动的时候再进一点。
  终于在她夸张的啊!的一声中,我的龟头顺利插了进去,鸡鸡被菊花口紧紧
夹住,那种其爽无比的感觉让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慢慢抽动,抚摸她阴蒂的
手也一直没停下。
  华一只手用力撑着浴室的墙壁,一只手握着自己的乳房,屁股高高撅起,随
着我每一次动作发出痛并快乐的呻吟声,这种无比淫荡的刺激,直冲我的大脑,
我的动作几乎完全失控,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射了,疯狂地抽插了十几下,长啸一
声,在她的菊花洞里射出了剩余的全部库存。
  筋疲力尽、腰酸背疼的我伏在她背上,浑身散了架一般,大口喘着粗气,软
软的鸡鸡已经被她的屁眼儿给挤了出来,有气无力低垂着,华柔弱地趴在淋浴房
的玻璃墙上,细密的水珠喷洒在我俩身上,朦胧中我能从镜子里看到她被热水浸
得粉里透红的皮肤,看到她丰满圆润、线条柔美的乳房,弯成S形的腰线……
  我想不起自己那时是怎么从浴室回到床上的,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不知过了
多久,我隐约听到她在和谁说话,睁眼看去,华正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打电话,听
那口气,应该是她老公,我听见她说自己在洗浴中心蒸桑拿……
  华匆匆挂断电话,走过来坐在床边,见我醒了,莞尔一笑,此时的她,正穿
着一身雪白的浴袍,头顶包着同样雪白的毛巾,俨然是高贵的上流社会女性。
  「累坏了吧?」她关切地问。
  我点了点头。
  「再躺会儿吧,然后咱们去吃点东西」
  我还真的很饿了,于是起身穿好衣服,她转身进了浴室,十分钟后梳洗更衣
完毕,我们并肩出了房门,说实话,一出门,我不禁有些许自卑,因为无论外形
还是气质,我都有些配不上她的优雅。
  我们来到一楼的西餐厅,华给我点了一份牛排,意大利肉酱面,还有水果沙
拉,自己只要了一杯果汁和一些小点心,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她始终笑意盈
盈,那种关切显得很真诚,让我有些暗自惭愧。
  等我打扫完战场,她起身来到服务台结账,我从她肩头上看过去,那张发票
上赫然写着878元!这就是今天我俩5个多钟头的花费。
  一走出酒店旋转门,热浪扑面而来,她的手机再次响起,华转头看我一眼,
微笑着走开几步,我没有跟过去,站在阴凉处等她,偷偷回味这5个多小时的一
幕幕,不仅仅是泄欲后的畅快,还有一些我当时说不清的酸酸的感觉。
  当她微笑着回到我面前时,我已经恢复了常态,同样自信地还以微笑。
  「祝你幸福」我微笑着与她握别。
  「谢谢你,我的小兄弟!我会记住这个生日」说完她钻进出租车,疾驶而去。
  回到宿舍,我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早晨才醒来,之前的一切似乎在梦境中
经历过一般,既虚幻又真实,我喜欢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然而接下来的十来天却让我在惴惴不安中度过,因为我感觉鸡鸡头总是湿漉
漉的,细看时,发现上面有很多针尖大小的红点,还有很少的清亮的分泌物,我
心里咯噔一下,不仅暗暗叫苦,淋病、艾滋病………一连串让我心惊肉跳的名词
从脑海里闪过,当时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戴避孕套,如今说什么也晚了,不由而
暗自叹了一口气,回到宿舍胡乱找出了一点消炎药吃了,恨恨地对自己说:操!
要死卵朝天,怕屁!
  又过了两天,那些红疙瘩和分泌物都不见了,鸡鸡的活力也恢复如初,内心
的恐惧逐渐淡忘。
  如今,我依然健康地活着,快乐地享受着生活和性福,但那个夏季经历的惊
与喜,时不时地像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