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都市艳福行

作者:admin人气:1867来源:




 “嗯,今天天气很好,春风轻拂、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空气清新,顾美女一定是心情舒畅,在这万物复苏、猫儿叫春的季节求爱,将会多出几分把握。”一位少年站在小巷的入口出,喃喃自语道。
  这名少年生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身高大约一米七五,身材看上去还算雄伟,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显得性格有点放荡不羁,一对眼睛却透露出平和、坚毅的目光,整个人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气质。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位少女出现在小巷口,少年定睛看过去,眼中顿时发出绿光。
  从小巷里出来的少女长得非常美丽,一米六八左右的个子,长发披肩,鹅蛋般的脸型白里透红,一双美目明如秋水,一张小嘴红如樱桃,犹其是她身着一件米乳白色的风衣,越发显得亭亭玉立,整个人透露出文静的气息,显得高雅、大方。
  “哈罗!”少年招呼一声,一步迈出,来到少女面前,整理一下衣服,再拨一下头发,挺了挺胸,身体造型成一幅威武样,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以稳重、深沉、温柔、坚定的目光注视着少女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
  “啊!”少女只感到眼前一花,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遮盖了整个视野,惊讶地抬起头。
  一抬头,就看见一张离自己的脸只有半尺距离的大脸,那张脸看起来比较英俊,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像在传递着许多信息,也不像其他人看自己那样充满着野兽般的绿色,而且那种微笑让人打心眼里亲近。
  “你是谁,有事吗?”感觉两人的距离非正常,少女后退两步,皱着眉头问道,那声音犹如黄莺鸣唱般清脆悦耳。
  见美女没有当场逃窜,少年精神一振,连忙道:“顾凝芝同学,我来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龙少军,与你同是长岭中学的学生,比你高一年级,家中独子,尚无女友,长相英俊,身材伟岸,爱好广泛,品德高尚,具有一颗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以乐于助人为宗旨,以保护弱小为己任,当然,我还有很多优点,由于时间关系,就不一一列取出来,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多接触几次,你定会发现我绝对堪称帅哥的领袖、猛男的代表、美女的白马王子、靓妞的终生依靠!”
  “啊!”顾凝芝吓得再次后退,俏脸上露出惶恐之色,眼睛开始四下扫视,看样子准备一有不对就开始逃命。
  眼见吓着了美人儿,龙少军连忙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道:“学妹不要怕,我只是想对你说几句心里话,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的。”
  顾凝芝定了定神,可能想到面前之人是同校的同学,认为他不会有不轨企图,轻轻点点头,道:“你说吧。”
  龙少军精神一振,胸膛一挺,一幅英雄的赴义的形象,伸出两根指头,从口袋里夹出一张纸,双手展开,先是深深地盯了少女一眼,然后以低沉的声音缓缓念道:“亲爱的芝芝:自从遇见你,我就知道有种病叫相思,自从看见你,我就明白什么叫做情痴,你那美丽的容颜,好像洁白的雪莲,你那出尘的风姿,好像晶莹的灵芝,让我茶不思、饭不想,每当夜深人静,无穷的相思涌上心头,我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知道我得了相思病,但又无法忘记你,我知道我得了妄想症,但却希望拥有你。这段情,已埋藏多少年,这份爱,已孤独多少天,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你表达我的爱,亲爱的芝芝,我爱你,我俩要永远在一起,犹如老藤缠树,如胶似漆;犹如老树盘根,如鱼似水;我是牛郎,你是织女;你是七仙,我是董永;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念到这里,他抬起头,双眼深情地望着少女。
  顾凝芝双眼发直,呆呆地望着少年,一张俏脸已经红到耳朵根,她身为学校校花,当然有无数男生追求,收到的情书多达千封,内容不一、花样百出,但却没有一个像这位男生般写得那么露骨、那么无耻。
  “啊……亲爱的芝芝,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
  “求求你,不要念了!”顾凝芝终于清醒过来,大叫道,一边侧头四顾,准备逃走,不过,这里是小巷,她要出去,就必须越过少年的身躯。
  “啊,军军在这里,我终于找着你了!”随着话语声,一个高大的身躯从拐角处转出来,堵在小巷外,双眼含情脉脉地盯着少年。
  龙少军在听到那个声音时脸色就大变,竟露出一丝惊恐,眼珠四转,看他那样子,比顾凝芝还想寻找出路逃走。
  “彭珍珍!”龙少军不自觉地念出音来,声音竟带着一丝颤抖,缓缓转过身体,他脸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望向来人。
  来人虽然说身材高大,但绝不会是男士,不过,她看上去比男生还要强壮,身材约有一米七五,长得是肩宽腿圆、肚大如坛,脸上堆满横肉,眉毛浓黑,双眼斜翘,一张血盆大口,看上去恐怖已及,犹其是她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随着脸部肌肉的抖动,好像在往下掉。
  彭珍珍,也是长岭中学的学生,与龙少军同年级,只是不同班,是校体育队队员,善长举重,从初中开始,年年都是省运动会上的女子重量级举重冠军,据说,她挺举为一百二十公斤,抓举为一百公斤,国家体育队已经内定了她,只等她一毕业就进入国家女子举重队,可想,她的可怕。说起来,以彭珍珍的实力,几年前就该进入省队,只是她看中了一个男生,所以一直不愿离开长岭中学,而那个幸运的男生,正是龙少军。
  自从彭珍珍看中了龙少军后,龙少军就被她吓得半死,只要有彭珍珍出现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有他的身影。
  彭珍珍打量着龙少军,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那笑容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亲爱的军军,我是你的珍珍,今天机会难得,正好表白我的痴心。”彭珍珍粗壮的声音响起,语气带着娇嗔。
  “唔。”龙少军只感到肚子一阵抽动,中午吃的饭涌入喉咙处,连忙把它咽回去。
  “啊,小军军,你哪里不舒服,珍珍带你去医院!”彭珍珍关心道,举步朝龙少军走来。
  “停!”龙少军眼见彭珍珍朝自己走过来,吓得连退两步,大叫道:“我,我没事,只是见到你有点激动。”
  “我们俩真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见到你更是激动,亲爱的军军:自从遇见你,我就知道有种病叫相思,自从看见你,我就明白什么叫做情痴……”
  “啊!”龙少军惨叫一声,只感到中午饭已经涌入口腔,连忙拼命吞回去。
  “你那英俊的相貌,犹如红日的普照,你那高傲的气质,犹如耸立的大石……”
  “哇!”龙少军再也忍不住狂吐起来。
  “我知道我得了相思病,但又无法忘记你,我知道我得了妄想症,但却希望拥有你……啊,你不要爬墙,那上面栽了碎玻璃,要受伤的!”彭珍珍关心道。
  “是哪个挨千刀的家伙把墙砌得这么高,不想想有人想爬过去怎么办!”龙少军大骂起来。
  “这段情,已埋藏多少年,这份爱,已孤独多少天,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你表达我的爱……”彭珍珍深情地唱起来。
  “唉哟,是哪个狗娘养的,竟在墙上栽着玻璃,我干他祖宗八代!”龙少军呻吟起来。
  “亲爱的军军我爱你,我俩要永远在一起,犹如老藤缠树,如胶似漆;犹如老树盘根,如鱼似水;你是牛郎,我是织……啊,军军啊,你怎么翻过去了,还流了很多血,唉呀,忘了告诉你,那一边还是一个死胡同!”彭珍珍心痛地叫道,高大雄伟的娇躯立即就从小巷口消失不见,脚步声渐渐远去,只留下顾凝芝呆立在当场,一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顾凝芝突然“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既而咯咯咯地开怀大笑。突然,她发现不对,自己怎么毫无淑女形象般当街大笑,小手捂住小嘴,眼睛惊惶四顾,见没有旁人才放下心来,不过,从她眼中,依然可以看出她在拼命忍住笑意。
  “砰!”龙少军的身体从墙上摔下来,趴在地上呻吟不已,彭珍珍对他果然是情深意重,对他没有任何欺瞒行为,从墙上翻过去,果然又是一个死胡同,而且入口离第一个死胡同并不远,耳闻彭珍珍那娇滴滴的声音在小巷出口响起,龙少军咬咬牙,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再次挑战自我,从栽满玻璃的墙上翻出。
  好半晌,龙少军终于缓过一口气,低头一看,暗叫不好,两边肋部还流血不止,连忙撕下一截衣袖,擦拭起来,还好,他在翻墙时先打掉了大部分玻璃,所以受伤并不重,只是连翻两面高墙,有点脱力而已。
  “军军、军军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彭珍珍粗壮中带着撒娇的声音再次传来。
  “刷!”龙少军犹如吃了雄狮丸般,立即感到全身充满力量,腾身而起,朝着声音传来的反方向逃走,这一瞬间,龙少军认为自己应该去参加省运会,以现在的速度,绝对可以得前三名。
  终于,龙少军再也听不见彭珍珍那娇滴滴的声音,四下一望,自己竟逃出小城,到了亚同山下。
  亚同山是龙少军所住小城外最近的一座山,山势并不高,每当春节,这里就是旅游胜地,那时是人山人海,现在,却没有人。
  龙少军先前一路狂奔,现在一停下来,才感到无比的疲惫,想了想,走过一段小路,来到一处山坡上,这里是一片草地,正好用来休息。
  龙少军躺在草地上,心中暗叹不已,本以为一篇情意绵绵、感人肺腑、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情书会打动美人心,哪知惹出恐龙花,不是逃得快,今天说不定就会被来个倒采花,自己就要告别处男身,真是运气衰到了家。
  嘴中喃喃咒骂着,不知不觉中,龙少军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龙少军被一阵轻响声惊醒,立即坐起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果然,山坡那一边再次传来一声轻响,龙少军大奇,抬头看看天空,竟已到了晚上,一轮圆月高挂在空中,大地一片银白。
  龙少军站起来,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翻过小山坡,龙少军一眼望过去,差一点惊叫出来,因为,他看见小山坡下面地草地上,正有两人在激烈地搏斗着。
  那是两个中年人,一人穿着一件西服,手握一把长剑,长剑在身前幻出一个个圆圈,把另一人笼罩在里面。
  另一人也是一个中年人,长得较为英俊,身穿一件中山服,空着双手,双手在身前不停地伸缩,每一伸缩,对手幻出的圆圈就消失一个。
  “在拍电影吗,不像啊,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而且这种武功比自己看过的武侠小说中的高手还要厉害,这世上好像没有听说过有谁的武功这么厉害的啊,如果有,那人早已是家喻户晓,真不知他们的武功是怎样练出来的,自己等一下一定要拜他们其中一个为师傅,如果自己能够学到个一招半式,一定会成为明星,到时可就风光了,也不用再去考什么大学,一样可以挣大钱,就可以让父母过上幸福生活了。”龙少军乐滋滋地想着。
  场中两人依然在战斗着,鹊起兔落、左右腾挪,幻出一片模糊的身影,不时发出轻微的破空声。
  突然,手执长剑的中年人腾空而起,双手执剑,大吼道:“彩云追月!”身剑合一,朝着对手飞刺而去,剑尖竟发出一尺长的黄色剑芒。
  另一人知道对手使出了绝招,身体扭动不定,大吼道:“阴阳合一!”双手一合,发出一声铿锵的声音,好像那是两个金属手掌一般,然后朝外一翻,一青一紫两朝光芒从双掌透出,在空中形成一个泛着青紫双色的月牙刀。
  长剑与月牙刀在空中相遇,发出玻璃般的破响声,月牙刀破碎开来,消失不见,长剑前端的剑芒消失不见,但长剑依然朝着中年人刺去。
  “嘿!”中年人没想到阴阳合一发出的月牙刀只能抵消中年人发出的剑芒,来不及多想,长剑已经近身,双掌一合,已经夹住长剑。
  两人一上一下立即静止不动,空中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轰!”两人中间爆出一团白光,空中的中年人倒飞出去,一直飞出五十多米,落回地面,在地上一点,身体再次腾空而起,几个起落,已经消失不见。
  剩下那名中年人半个身子已经陷入土中,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少军在小山坡上耐心等待着,不过,一直过了近十分钟,那人陷在土里依然没有动静。
  龙少军的好奇心大起,轻轻叫道:“喂。”
  那人还是不动。
  龙少军见没有什么危险,慢慢走过去,一直来到那人的身前,仔细看过去。
  中年人立在那里,脸色苍白无比,嘴角竟挂着一丝血渍。
  龙少军轻声道:“喂,你没事吧?”
  中年人的眼皮动了动,突然睁开,一道冷光闪出,直刺龙少军的双眼。
  刹时间,龙少军只感到中年人的目光犹如利剑般刺入他的心底,头脑一震,全身一热,然后一冷,接着是冷热交加,一口鲜血涌入口腔,连忙把它咽下去。
  良久后,龙少军才感到身体恢复正常,再次打量着中年人,道:“喂,你没事吧?”
  中年人面无表情,身体就那么直直地从地里拔出来,站到龙少军面前,双手一伸,已经搭在龙少军的肩上头。
  龙少军只感到眼前一花,中年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而且他明明看见中年人伸出手来,想躲开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然后感到一边肩膀传来一股热流,另一边的肩膀传来一股冷流,心中大惊,想叫却叫不出来。
  渐渐地,他苍白的脸上已经露出笑容。
  “好,好,想不到上天待我不薄啊,临死之前,竟遇到如此良玉,我常一新也算可以瞑目了!”中年人双手离开龙少军的双肩,竟大笑起来,突然发出剧烈的咳嗽声,随着咳嗽声,一股鲜血脱口而出,身体也摇摇欲坠。
  龙少军连忙扶着他,关心道:“你没事吧?”
  中年人叹息一声,道:“小朋友,我已经不行了,现在,我问你,你想不想学武功?”
  龙少军也看了很多武功片,对电影电视里的那些武功非常向往,看中年人可以凭空升起来,一定是电影电视里说的那种隐世高手,龙少军哪有不愿意的,连忙点头道:“想!”
  “好,好!”中年人高兴地说道:“好,以后,你就是我常一新的徒弟了,来,我们坐下,待为师为你讲解本门的情况。”
  龙少军把常一新扶到一块石头上坐下。
  常一新道:“徒儿,为师姓常名一新,乃是阴阳门第十九代弟子,阴阳门并不是一个正道门派,因为本派的武功心法是阴阳和合神功,听这个名字,你就觉得是邪派武功吧?”说到这里,他轻咳起来,鲜血再次从嘴中喷出,龙少军连忙扶住他,轻拍他的后背,让他顺气,一边道:“什么正派邪派,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好,说得好,难得你有此觉悟,我相信,本门武功将在你手中发扬光大。”常一新眼睛一亮,欣然道,刚说到这里,又咳嗽起来,龙少军连忙轻拍他的后背。
  良久后,常一新才停止咳嗽,对龙少军正色道:“真是上天保佑我阴阳门,在我临死之前遇到你,现在,趁为师体内的能量还没有完全散去,为师将为你扩展经脉,你盘腿坐下。”
  龙少军疑惑道:“师傅,你看上去没事啊。”
  常一新摇头道:“为师心脉已断,回天乏力,你盘腿会下,不然,等为师心脉断裂,一身内功就是白费了。”
  龙少军依言盘脚坐在常一新的前面,常一新一掌抵住龙少军的后背,强大的能量开始透入他的身体。
  渐渐的,龙少军已经笼罩在一片红色与青色雾体之中,身体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响声。
  半个小时后,笼罩的雾体散去,龙少军收回手掌,身体栽倒在地。
  龙少军先前只感到一股热流进入身体,在身体里到处乱窜,集中在他的胸前,最后消失不见。然后又一是股冷流进入体内,在体内乱窜,最后也消失不见。一睁开眼,他就感到自己好像没有体重般有种要飞的感觉,轻轻一跃,哪知身体直冲而上,直达十多米高,吓得他手脚失措,又重重地栽向地面,砰地一声,他的屁股先一步着地,地面被坐出一个小坑,令他惊异的则是他好像没有感到一丝痛楚,意识一动,身体已经站直。
  正在高兴间,他突然看见栽倒在地的常一新,心中一惊,连忙跑过去,扶起他,惊恐道:“师傅,你怎么了?”
  常一新缓缓睁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道:“徒儿,这个给你,为师当年就是照着上面的心法修炼的。”
  龙少军知道这就是阴阳和合神功心法,连忙接过,放入口袋中。
  常一新又道:“在灵异界,也有传功之说,只是除了几个特殊的门派外,长辈是不可能把全部功力传给下一辈的,就是传功,也会损失大半,为师的门派则是那几个特殊门派之一,我已经把全部的内力传给了你,但你也要用几年才能融合为师的功力,不过,相对于靠自己修炼则强得太多,只要你吸收完为师所传功力,就能达到为师的修为,以后真是前途无量啊,以后,阴阳门就要靠你发扬光大,限阳门本是一个邪派,没什么门规,一切皆可率性而为,而且,阴阳和合神功最好的修炼方法就是与女子交合,特别是处子、身具武功的女子,只要与之交合,对你有很大的帮助。”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开始变化,脸上的皮肤开始出现皱纹,乌黑的头发开始变白,竟由一个中年人变为一个老头。
  龙少军大惊道:“师傅!”
  常一新摇头道:“徒儿,不要惊慌,为师今年已经六十多岁,本来就老了,只是内功深厚看起来才显得年青,现在内功消失了,自然就恢复原状了。”说着这里,轻咳两声,又道:“徒儿,我们阴阳门现在只剩我一人,现在,为师要死了,就只剩你一人了,记着,我们阴阳门乃是正道人士眼中的眼中钉,阴阳和合神功本来是一种上乘的心法,在与女子交合的时候应该是各惠各利,但在上几代的门人中却变成采阴补阳,损人利己,最后引起江湖公愤,整个阴阳门被正道人士消灭殆尽。为师本不是阴阳门的人,只是后来在一个山洞中拣到这本阴阳和合神功秘笈,修炼有成后,自认是阴阳门的人,你不入阴阳门也罢,只是希望你不要用这种功夫干损人利己的事,不然,将会被整个江湖正派人士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