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扈三娘艳史第十四回:银瓶公主图谋西夏,护国元帅出使金国

作者:admin人气:1033来源:

  再说银瓶公主林无双在朔州主持辽国西南部大局。大元帅府早已给朔州送来了女王的新旨意,将银瓶公主林无 双封为镇西大将军,无双的公主府也改成了大将军府。林无双现在完全掌握了辽国西南部的军权,她带着萧家兄弟没用多久就将那些不顺从女王和大元帅的势力全部 扫平了。
  萧万忠的四个儿子里老二萧天虎已死,剩下的三兄弟虽无他们父亲那样的大才和野心,打起仗来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他们现在一切都听无双的吩咐,无 双对他们也很好。他们常年领兵在外,无双的四个贴身侍女中有三个都送给了他们做妾,其中春桃给了萧天龙也就是无双现在的丈夫,夏荷给了萧天豹,秋菊给了萧 天狼,最小的冬梅则还留在自己身边。这四个侍女对无双忠心耿耿,无双这么做也有派她们去看住这兄弟几个的意思,她为环境所迫,玩起手腕来有时甚至超过了她 母亲扈三娘。
  无双很倚重军师张盛,不但因为他有才能,还因为他是自己师傅琼英的情人,可以完全放心。张盛四十余岁,未娶妻,无双就把萧天龙的女儿萧剑 萍嫁给他,也就是说张盛成了无双的女婿。萧剑萍叫无双母亲,实际上她只比无双小半岁。她很乖巧,什么事都听无双的,跟亲生女儿一样听话孝顺。她弟弟萧剑锋 比她小一岁,整天跟在无双屁股后面,无双将许多事都交给萧剑锋去办。他现在长大些了,不敢再说「长大后要娶美丽的母亲为妻」的话了,他将对无双的爱慕藏进 了心里深处。无双知道他的心思,正准备为他在门当户对的人家的女儿中挑选才貌双全的妻子。
  女王登基后采纳三娘的建议大力提倡契丹人和其他各族通婚,凡 跨族通婚的朝廷奖励一两银子,每生一个孩子又奖励一两。钱虽不多,但有效地改变了某些契丹人对汉人的敌视。在西南部的契丹人中,林无双用自己的心胸和风采 赢得了无数人的尊敬和爱戴,现在在她治下根本无人敢挑起种族之争。若是有谁敢对她口吐不敬之语,定会被百姓们揍得鼻青脸肿。
  现在萧天豹和萧天狼正在将 军府里向正襟危坐的无双禀报有关西夏的军情,他们发现近来西夏那边有些反常,似乎有传言说老国主病危,太子和他弟弟三王子李仁义的两派人正在打得不可开 交。无双吩咐萧天豹和萧天狼把军兵粮草都安排好,时刻准备听令去攻打西夏。大元帅扈三娘说过不能南攻宋朝,但没说过不能打西夏。若能占了西夏则辽国会更强 大,到时就算金国和宋国合兵来攻也不惧了。
  这时侍女抱着个两个月大的女孩进来了,她是无双和萧万忠的女儿,取名叫萧天凤。无双是在萧万忠死后改嫁给他 儿子萧天龙不久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萧家兄弟们都很疼爱无双生的这个小妹妹。无双从侍女手里接过女儿,也不避讳萧天豹和萧天狼,解开衣服敞着胸脯给女儿喂 奶,先用左乳喂,过了一会儿又换右乳喂她。孩子吃饱后无双让侍女将她抱走了。萧天豹和萧天狼两个因为看无双喂孩子,忘了刚才说到哪儿了,两双眼睛还一眨不 眨地盯住无双的依然露在外面的雪白的两乳看。无双微微一笑,对他们道:「孩儿们辛苦了,你们过来,为娘给你们几口奶吃。」兄弟两个向无双磕头谢了,爬过来 一边一个允住无双的乳头吸奶。无双的乳头红红的,和她母亲扈三娘的乳头一模一样。自当初嫁给萧天龙时让他兄弟俩吸允过自己的乳头后,无双就把这当成了奖励 他兄弟的一种方式。
  萧家兄弟走后无双又找来军师张盛商议进兵西夏的事,张盛极为赞成向西夏扩张的战略,只是觉得缺少一种说得过去的出兵的借口。无双道 这个不必着急,等一段时间再看看,也许机会自己就来了。张盛告辞去了。无双靠在床上歇息了一会儿,她现在越来越像母亲扈三娘了,不但出落得和三娘一样美, 每天操劳的事情也差不多。丈夫萧天龙对她很好,只是他经常被无双差遣去各个关隘军营里巡视,不在家的时候居多。这一年多来她先后嫁了萧万忠萧天龙父子两 人,现在成了萧家的顶梁柱,同时也为女王和母亲支撑着辽国的西南部。一年多以前她还常依在母亲怀里撒娇呢,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两天后无双正坐在镇 西将军府里处理公务,侍卫给她带进来一个身高九尺浑身是血的大汉。当他得知对面这个美艳女人就是辽国的镇西大将军银瓶公主时,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从怀里 掏出一封染着血迹的书信来。侍卫接过书信递给大将军,无双还没来得及看信,那大汉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无双连忙叫人把他抬下去请医看视。


  这个大汉就是 西夏国的三王子李仁义,他在开封府辞别了义兄林无敌后就回到了西夏国。西夏的老国主不太喜欢大儿子,想立李仁义为太子,只是他后来突然风瘫了,既不能行走 也无法说话,这下子大王子和他母亲那一派的人乘机控制了整个都城,不许李仁义去见他父亲。李仁义知道自己和大哥无法和平相处,早就在作起兵反抗的准备。可 是他大哥准备得更充分手段也更狠辣,父亲刚咽气他就把李仁义抓了起来。朝廷里同情李仁义的人不论关系远近都被清洗,一时间整个都城里人心惶惶。大哥的母亲 也是狠毒之人,她唆使自己的五个兄弟在后宫里当着李仁义的面强暴他的亲娘,还亲自用马鞭狠狠地抽打她赤裸的身子,以此来发泄她对李仁义母子的仇恨。李仁义 被绑在旁边的一根柱子上,闭着两眼咬紧牙关,耳朵里听着母亲的惨叫和大哥的母亲和她那几个兄弟们的笑声,他心里发誓定要报此大仇。他母亲最后不堪虐待撞墙 而死,他们又去把他已出嫁的姐姐抓来强暴虐待,他姐夫也被处死了。
  李仁义很小就被父亲派出去领军,他独挡一面,跟回纥人吐蕃人打过不少仗。大哥的亲信 将领中有一人曾在战场上被李仁义救过性命,这人冒着杀头灭族之险将李仁义从牢里放了出来。李仁义想起无敌对他说过可找银瓶公主帮忙,逃出牢笼找到自己的几 十个亲信后就一起往朔州而来,快进辽国时被大哥的军队追上。一番惨烈的拼杀后,他的亲信全部阵亡,他自己身带几十处伤越过了边境,被几个辽国巡哨的士兵所 救。辽国的边关将领见他身上的西夏服饰和佩戴的象征着西夏王子身份的玉佩,就将他送到了大将军处。
  李仁义整整昏迷了七天才清醒过来。这七天中他迷迷糊 糊地觉得有一个女人将他抱在怀里喂汤喂药,为他清洗伤口,还将他全身都用温汤擦洗干净了。他受的伤都是皮肉伤,因他体格强健恢复得快,这七天中身上的伤都 好了许多。他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干净明亮的屋子里,全身赤裸,只盖着一床被卧。床头放着些叠的整整齐齐的干净衣服,边上还有自己的玉佩和腰刀,原来 穿的血迹斑斑的破衣服都不见了,屋里的桌子上还放着些冒着热气的饭菜。他穿好衣服,下得床来,这时有两个侍女推门进来,见他醒了,就道:「三王子醒了?快 请坐下用饭,我等立刻去禀报大将军。」他肚子早饿了,就大口将那些饭菜全吃了。两个侍女进来,请他去见大将军。她们两人一边一个搀扶着他,柔软的胸部贴在 他的两条臂膀上。
  来到大将军的议事厅里他看见了林无双那张英武娇媚的脸,在昏倒前他就见过这张脸,她简直太美了,李仁义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无双 站起身来迎接他,带着亲切的笑容,道:「你就是西夏三王子吧,我已看了我哥的亲笔信,你该叫我一声姐姐。」李仁义双膝重重地跪下对无双磕了三个头,道: 「仁义先谢过大将军姐姐的救命之恩。今后大将军姐姐但有差遣,仁义万死不辞!」无双咯咯地笑着,走过来将他搀扶起来,道:「大将军姐姐?这个称呼我喜 欢。」说完吩咐侍女给他端上香茶。这时有好几个官员来向无双禀报军情民事,无双对他道:「我已在离将军府不远处安排了府邸和侍女下人,弟弟你先住进去安心 歇息几天,待身子无碍了我再和你详谈今后的打算。」李仁义听了就向无双告辞先回自己府邸歇息去了。
  回房后他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心里像大海般翻腾。刚才 无双搀扶她时他闻见了她身上的体香,跟他昏迷时那个照顾他的女人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难道这几天是大将军亲自为他喂药喂水擦洗身子?他至今只爱过两个女 人,一个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她后来被大哥强娶回去做侍妾。那时他才十三岁,无法跟大哥争。另一个女人是一个回纥的部落首领,战场上被他俘获了,她 让他尝到了做男人的滋味。她告诉李仁义自己已生过八个儿女了,最大的孩子跟李仁义差不多大。李仁义被她的成熟风韵深深吸引,肏过她后心里一软,将她放了回 去,叮嘱她以后不要再与西夏作对。现在李仁义的心被无双占满了,她既有表妹的年轻貌美,又有回纥女人的成熟妩媚,更有公主的高贵气质和大将军的威严,李仁 义恨不得马上就去为她冲锋陷阵赴汤蹈火,以此赢得她的芳心。
  林无双这晚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这个西夏三王子李仁义让她想起了第一个丈夫萧万 忠,她有点怀念萧万忠的狂野和粗暴。她本来在思考如何利用李仁义去攻打西夏,可眼前老是出现丈夫萧万忠粗犷的脸和满胸脯的黑毛,过了一会儿萧万忠的脸被李 仁义代替了,她不由得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胯下呻吟起来。后来她下了床,叫侍女去把西夏王子请来。李仁义来到无双的闺房,闻着那一股幽香,像是到了仙境一般。 无双叫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他近距离看着她像仙女一样漂亮的脸,白玉般的脖颈,高耸的两乳,整个身子兴奋得颤抖起来。无双盯住李仁义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 叹了口气。她慢慢解开自己的衣服,裸露着胸脯,两手将他的脸按在自己丰满的两乳间。


  李仁义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用嘴含住无双的乳头吸允,尝到了她那甜甜 的乳汁。无双的乳房被他满脸的胡须来回蹭着,她伸手去脱了他的衣服,自己也脱光了,身子投入他长满黑毛的怀里。李仁义胯下早已硬的像铁棒一般,扑哧一声就 没入了无双潮湿的洞口。无双大叫一声,紧紧搂住他的身子。李仁义一手托住无双的屁股,一手扶着她的后背将她按在自己胸前,站起身来,开始用力耸动下体。无 双贴在他庞大的身躯上,觉得自己下面被塞得满满的,舒服得大声喊叫,一直到李仁义在她身子里猛烈爆发。后来无双搂着他睡着了,这是她自嫁到朔州以来睡得最 好的一觉。
  无双一觉醒来浑身舒坦,发觉自己躺在李仁义身边,他正用爱慕和贪婪的眼光盯着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无双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把头埋进他胸 脯里半晌才出来。无双问他道:「你想做西夏之主吗?」李仁义告诉无双,自己原来和大哥争太子是因为要保护母亲,不然父亲死后大哥的母亲定不会放过她。现在 母亲已死,他只想报仇和救出落在大哥手里的亲姐姐。只要能报仇能救出姐姐,他今后跟着无双哪怕是做奴隶也不在乎。无双笑道:「你若是不做西夏之主,我辽国 怎有借口干预西夏之事?西夏人也不会顺从。我治下的辽国区域内有许多西夏人,我要你在他们中招募一支至少两万人的军队,攻进西夏夺了王位,我自率大军相 助。」她其实知道这些住在辽国的西夏人早已被她收服,就算李仁义夺得王位后要翻脸也行不通。李仁义想了想,道:「也好,待我夺了王位后再将西夏并入大辽, 若有翻悔天地不容!」无双也不答话,张嘴吻住他,两人在床上又是一番大战……无双觉得李仁义这个人是取西夏的关键,自己一定要用好掌握好。她把自己的 侍女冬梅叫来,问她愿不愿意去给西夏王子做妾?冬梅道只要是大将军吩咐,让她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何况是去给王子做妾。无双点点头,亲自把冬梅送到了李仁 义的府邸。无双又找来军师张盛,叫他安排人帮着李仁义招募西夏军,即使找不到两万人也不打紧,到时可用自己的人马充作西夏人。张盛心领神会,立刻去布置招 兵之事。这时无双接到大元帅府的来信,她母亲把右将军琼英新科状元耶律文谨和女王近侍柴承宗派来协助她,已经启程了。同来的还有耶律虎耶律豹栾英栾勇几 个,这几个都是再三央求,才得三娘依允来无双处历练的。
  过了十来天,琼英带着一帮人到达朔州,同来的还有三千禁军精锐和三百呼延玲训练出来的女兵,这 些女兵是太子林无敌特意派来伺候保护妹妹林无双的。琼英依礼跪下向银瓶公主施礼,无双现在已不是一年多前那个小女孩了,她强忍住扑向师傅怀里去的冲动,恭 恭敬敬地将琼英一行接到大将军府来,吩咐手下安排宴席款待。琼英一路上看到无双治下军纪森严,农商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心里对这个徒弟的能力极为欣赏。晚 上无双将琼英接进自己闺房,这才露出女儿模样,扑在琼英怀里,两个人互相亲吻,泪流满面,说了大半夜的知心话。
  这时西夏军已招募到了近两万人,由西夏 三王子李仁义统领。无双叫萧天豹任李仁义的副将,继续招募训练西夏军,等待军令向西夏进攻。她又叫丈夫萧天龙统领两万朔州军作为接应支援的人马,萧天狼为 副将。她让耶律文谨暂时代理四州节度使的职位,负责所有民政事务,柴承宗代理朔州刺史。耶律虎耶律豹被派到李仁义军前效力,栾英栾勇则跟着自己的丈夫萧天 龙。右将军琼英协助军师张盛为整个攻取西夏的行动出谋划策,无双这样安排也是为了照顾琼英张盛这一对情人。安排好这些后,无双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借口商量 紧要的事,将琼英和张盛请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自己出来关上房门离去了。琼英和张盛相视一笑,也不多话,用最快的速度脱光全身衣服抱在一起亲吻起来。他们 有快一年没见面了,干柴遇烈火,顷刻就燃烧起来。琼英从来没想过要改嫁,张盛也已经娶了自己满意的妻子,他们两人现在纯粹是为了喜欢对方而在一起,这一次 张盛将琼英胯下的洞口肏的红肿不堪,琼英也呼喊得嗓子都哑了……西夏国内部,李仁义的大哥李仁忠做了国主,正忙着清洗政敌提拔自己的亲信们。他知道李 仁义逃到辽国投奔银瓶公主去了,但他打死也不信李仁义有能力再杀回西夏来,他还以为银瓶公主只管着朔州附近的兵马呢。和他母亲不一样,他心里并不恨李仁 义,觉得这一切只是为了争夺国主之位而已。他认为自己母亲和舅舅们奸杀李仁义母亲的行为太残忍太没必要了,只是他也管不了他们。因为李仁义从前立了不少战 功,西夏边军中不少将领都同情他,都城里李仁义反而没什么势力。李仁忠和他母亲舅舅们在都城里大肆清洗,无疑犯下了一个大错,将许多中间派都推到李仁义那 方去了,这些人暂时忍耐,一旦时机一到就会起来反对李仁忠和他母亲的。


  又过了十来天,一切准备就绪,镇西大将军林无双一声令下,李仁义萧天龙各自领军 穿过夏辽边境直插西夏都城。他们的大军对攻城掠地一点儿也不感兴趣,而是要直接拿下李仁忠夺取王位。西夏本来就没有非得传位给长子的传统,李仁义和他大哥 争王位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大部分的西夏边军都在观望,有一部分同情三王子的边军和百姓还加入了讨伐李仁忠的队伍,李仁义的军队很快就达到了八万人,声 势极大。这些新加入的人除了同情李仁义外,还因为有辽军的支持,他们很看好李仁义的前程。西夏都城里一时间风声鹤唳,惊恐万分。
  护国大元帅扈三娘很赞 成无双对西夏用兵,只是担心她太年轻有考虑不周之处,所以派琼英等人去帮她。现在金国在东部与宋辽两国都有战事,她已派兀颜元帅带张节花逢春去东部防御金 兵,今天接到金国皇帝完颜明的信,邀请护国大元帅去金国商议两国边境之争。三娘早就听说这完颜明雄才大略,自登基以来四处征讨,把金国土地扩大了许多,主 要是侵占了宋国和辽国的地方。辽国现在军力不是很强,不想单独对抗金国,但是宋国又不敢与辽国结盟共同抗金。三娘想去会一会这个金国皇帝,看他到底是何打 算。她与朱武商议后,决定去金国一趟,嘱咐朱武王进栾挺玉守卫京城。朱武有些不放心三娘,怕完颜明加害于她,三娘道:「那完颜明也算是个英雄人物,不至于 做此等小人之事吧?」这时花荣自告奋勇要随三娘去金国,道:「我扮作随从前去,若他们敢对大元帅不利,我这张弓须不答应!」三娘待要阻止,朱武道:「有花 将军护卫,我等才能放心。」三娘只得依允,心道这花荣平时虽不愿参与国事,关键时刻却挺身而出,真乃大丈夫也。
  女王花菱顾大嫂孙二娘都来与三娘送行, 女王花菱几个泪如雨下,十分不舍三娘,又担心她的安全。三娘道:「姐妹们不必担心,有花大哥护卫,我定能平安回来。」鲁铁柱是贴身亲随又是侍卫队长,带着 一百从侍卫中挑选出来的精兵随行。花荣为了不引人注意,扮作普通侍卫跟着,同行的还有十个平日里贴身伺候三娘的女兵。
  一行人离了辽国京城,往东投金国 而来,走了十来天,到了边境辽军大营。兀颜元帅听报慌忙带张节花逢春出来迎接,见了三娘花荣等人,请到元帅大帐里叙话。三娘说了金国皇帝邀请之事,兀颜虽 不以为然,但三娘已决定了,他也不好劝阻。花逢春张节两个也满脸都是担心,只是不好开口干预此事。三娘道:「你们的心思我已知了,不必为我担心。我等辛苦 创下的基业迟早要交予下一代,谁能保得长命百岁?花逢春张节你们听好了,若我有不测,你们要一直对女王尽忠,一切以国家大事为重,不可有误!」花逢春张节 跪下道:「大元帅放心,我等一定忠心辅佐女王陛下和太子殿下,万死不辞!」花荣也对花逢春叮嘱了一番。
  当晚张节萧玉兰两口子深夜来到三娘帐中,央求一 件事。原来他俩婚后恩爱异常,萧玉兰已生有一子,但她不放心张节一人出征,就将孩子留在京城萧玉兰父母处抚养,自己陪伴张节跟随兀颜元帅来守边关。她自己 原本在军中有副将之职,兀颜元帅就依允了。张节对萧玉兰说了三娘要出使金国之事,她就要跟着一起去保护三娘,她道自己的美满姻缘是三娘给的,三娘有难时自 己理所当然要替她遮挡。张节对三娘的感情亦是深如大海,心里也赞同妻子的主张,这件事也只有妻子去适合。两口子在床上商议定了,就爬起来去找三娘。三娘如 何忍心让萧玉兰离开丈夫跟着她去?只是萧玉兰决心已定,跪在地下不肯起来,非要三娘答应不可。三娘无奈,只得答应了,两口子这才离去。张节萧玉兰回去后免 不了在床上一番恩爱缠绵,此话略过不提。
  第二天三娘告别兀颜元帅,又对花逢春说此去金国她会去找完颜红,想法带她回来与他团聚,花逢春听了跪在地下抱 住三娘的腿大哭,要三娘千万保重,不可因救完颜红而陷入险境。三娘上马和花荣鲁铁柱萧玉兰领着众人往金国而去,兀颜元帅张节花逢春洒泪拜别。行到半路,花 荣手里揪着一个小兵来见三娘。三娘仔细一看,原来是花荣的小女儿花忆春,她瞒着父母亲扮成一个小兵从京城一直跟着来到这里。她说大元帅是她一家的大恩人, 父亲大哥都在为大元帅效力,她也要像父亲那样去金国保护大元帅。花荣道他这个小女儿自小跟他学箭和其他十八般武艺,虽不及她大哥也颇有能耐,大元帅身边又 需要女护卫,不妨让她也跟去。三娘叹了口气,只得点头依允。花忆春高兴得扑进三娘怀里,三娘吩咐萧玉兰对这个妹妹多加照顾,萧玉兰忙拉着花忆春的手,两人 一起上马跟着队伍前行。


  金国的边关将领接着三娘一行,派兵马护送去见皇帝完颜明。一路上三娘观察金国的军队,果然是兵强马壮。完颜明此时正在金国都城 厉兵秣马,想要发动一场大战,至于先攻辽国还是先攻宋国则还未决定。闻报辽国的护国大元帅来了,心中大喜。他早就听说过辽国那个美貌的大元帅扈三娘,对她 仰慕心仪已久,忙传旨文武官员都随他去城门外迎接。在城外接着三娘,各自施礼相见,完颜明暗道:「扈三娘果然是个绝色女子,若能将她娶回来,今生也值 了。」原来这完颜明最喜成熟美艳的女子,对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兴趣不甚大。三娘见这金国皇帝二十五六岁,形容威武,器宇轩昂,俨然是一个有为君王。两人并马 入得城里,和文武百官一齐来到皇宫大殿里,分宾主坐定。
  金国官员们因近来出兵屡屡获胜,未免瞧不起辽国和宋国的军兵。今见皇帝对辽国大元帅如此礼敬有 加,心里不以为然。一个文官出班跪下,道:「陛下在上,今辽国大元帅奉陛下旨意前来我国参见,本官想问她一声:辽军为何屡屡与宋军联合,抗拒我金国之 兵?」这时众人都把眼睛盯住扈三娘看,花荣萧玉兰站在一旁亦心里担忧,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一挑衅。扈三娘微微一笑,答道:「金国皇帝写信邀请辽国大元帅来此 共商国事,何来奉旨参见一说?你皇帝的书信在此,莫非我等理会错了?亦或是陛下写错了?你何不当着众人之面给我等解释一二?」说完取出金国皇帝的书信扔在 阶下。那官员张开结舌,无法作答。三娘又道:「至于与宋国联合,乃是从未有过之事。即使有这事,又得何罪?若是金国面对强敌,你们的将军们不想方设法奋力 抗敌,难道要弃甲抛戈望风而降不成?」一席话把众官员说得脸红耳热,心里却对这个女元帅佩服不已。皇帝在一旁亦感尴尬,遂开口道:「大元帅一行一路辛苦, 今日且去皇宫旁宾馆安歇,明日设宴为大元帅接风。」说罢散朝。
  金国皇帝派人将三娘等人带到宾馆,是一处小巧而豪华的宫殿,专门用来招待皇帝的贵宾,里 面有许多侍女伺候饭食沐浴,三娘等人的住处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进了房间屏退侍女们,三娘和花荣萧玉兰等人商议适才之事,花荣对三娘的应对赞不绝口。三娘 道:「看来金国人并没有把我国放在眼里,明日定然还有其他人挑起事端。今日是文官出面,明日说不定是武将,我等要小心应对。」花荣萧玉兰点头称是,鲁铁柱 花忆春也道,明日即使拼了性命也不能让金国人欺辱大元帅。
  三娘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自己来金国的决定或许有点仓促了。这金国皇帝迷信武力,并不看重和 辽国的关系,他或许只是对自己这个女人有兴趣。怎样才能达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并安然离开金国呢?三娘苦思不得其解,心想要是朱武或王进在此就好了,自己一直 倚重这两个人,若是自己这次回不得辽国,他们能否继续辅佐女王和无敌完成自己的梦想?后来她也不再想这些事了,起床开门,让守在门外的女兵把鲁铁柱叫了进 来。她给铁柱脱了衣服,拉他上了床,吻住铁柱的嘴,把自己赤露的两乳贴在铁柱宽厚健壮的胸脯上摩擦,不一会儿她胯下潮水泛滥。她骑在铁柱身上,桃花洞对准 铁柱粗黑的柱子坐了下去,一种温暖充实的感觉传遍全身,她不由得伴随铁柱下体的耸动高声叫唤起来……铁柱对师娘扈三娘的感情恐怕比任何人都深,这里边 夹杂着恩情亲情和恋情。师娘当初收留他和他母亲,让他母子俩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还给他娶了美丽的妻子,单凭这一点铁柱就能为师娘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一直 做师娘的亲随,师娘待他比亲生儿子还好,在他心里师娘和亲娘是一样的,他母亲和王进也时常提醒他这一点。师娘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虽然当时是为了给师娘解 那「阴香摄魂散」之毒,师娘的美丽和风骚到现在依然震撼着他的心灵。后来给他娶亲时,师娘为了让他多了解女人,脱了衣服上床,手把着手教给他女人的秘密和 如何做个好男人。这一切让铁柱心里将师娘看成了下凡的神仙,对她好生敬仰爱慕,师娘所做的任何事铁柱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金国皇帝完颜明回到寝宫茶饭 不思,心里都是三娘的影子,今日之事令他觉得三娘不是那种单有美貌的女人,他益发爱慕三娘,定要得到这个女人不可。他将自己的三个心腹找来商议,他们三个 是左元帅完颜雄,右元帅鳌勇,丞相凌生。右元帅鳌勇道:「扈三娘她虽是大元帅,也还是一个女人,有何难对付处?陛下将她请来挑明了这事,若她还不识抬举, 就将她拿下,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她不依也得依了。」这鳌勇即是杏花公主完颜红的丈夫,也是她的亲舅舅。完颜红上次被兀颜元帅释放回金国后,终于还是落 入她舅舅的魔掌,被他娶回家做了正妻。她心里还惦记着和花逢春的约定,指望他来金国救她,表面上与鳌勇虚与委蛇。鳌勇一直是完颜明的亲信,当初老皇帝死后 为了拥立完颜明上位,他将太子和两个皇叔都杀了,因此完颜明对他极为信任。他五十多岁了,仍然好色无度,喜欢羞辱虐待女人。完颜红常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要不是心里存着花逢春这一线希望,她早已自尽了。


  丞相凌生道:「不可。这大元帅虽是女人,但她在辽国威望极高,女王是她拥立上位的,兀颜元帅亦甘心做 她的属下。若陛下强加羞辱于她,定会激起辽国举国愤怒之情,对陛下建立一统江山的大业不利。此事当三思而行。」左元帅完颜雄亦道:「丞相所言极是,依臣之 见,我等可向她展示我金国的军威,震慑于她。然后陛下对她格外施恩,用尊敬爱慕之心感化她。她是个聪明人,定能猜出陛下的意思,投入陛下怀抱。」完颜明点 头称是,吩咐完颜雄凌生去安排,让三娘等接下来几天去赴各种酒宴,观看金国操练兵马和擂台比武等等。
  鳌勇回到家中,妻子完颜红和其他妻妾们在门口跪 迎。这鳌勇共有十二个妻妾,他制定了一整套家规,专门用来整治虐待他的女人,稍有触犯即施加刑罚。晚膳时他愤愤不平地对众妻妾们说起皇帝没听他的强力收服 辽国女元帅的主意,她们见丈夫脸色不好,唯唯诺诺不敢支声。完颜红听了,想起花逢春对她说起过这扈三娘和他关系密切,不知他有无委托扈三娘将自己救出去? 想到此心里忐忑,脸色变幻不定。鳌勇见了心里起疑,暗道:「我听人传说完颜红当初被辽国俘虏时与那个擒住她的青年将领有染,莫非此事属实?」当下叫完颜红 近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问道:「你心里是否还惦记着那个辽国将军?」完颜红连忙摇头说没有。鳌勇道:「不管你有没有,我今日先给你个教训,省得你日后犯 事。」说完叫侍女去请小姐来。
  小姐名叫鳌丽英,是鳌勇和亡妻的女儿。她虽娶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人却生的高大威猛,脸长得奇丑无比。她已三十五岁,比 鳌勇现在的妻妾们都要大,因无人愿意娶她为妻,使得她性格扭曲,以帮着鳌勇折磨他的妻妾为乐。鳌丽英进来后,鳌勇也不多话,指了指完颜红。鳌丽英咧开大嘴 笑了笑,走过来将完颜红像抓小鸡一样抓到厅前空地上,两只大手几下就将完颜红的衣裙撕得粉碎。鳌丽英先用她那蒲扇般的大手掌用力拍打完颜红的屁股,直打得 红肿起来。完颜红早被鳌丽英虐待过多次,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哭喊,越是哭喊她越兴奋,打得就越厉害,她只得咬牙拼命忍住。鳌丽英打完后又去捏完颜红的两个乳 头,完颜红实在忍不住疼痛叫出声来。其他妻妾们都低了头,不敢看她。旁边围着的管家下人侍女们也心里不忍,完颜红平日里对他们极为宽厚,他们都尊重她,只 是现在无法救她。这时鳌丽英把自己也脱光了,一屁股坐在完颜红脸上,将手去捅她胯下,一直折腾了快半个时辰鳌勇才叫她停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