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色字头上一把刀

作者:admin人气:541来源:

  「啊--啊--不--哦--啊」痛苦的呻吟正不断从一名被绑在床头的美艳妇人口中发出,她的手脚被丝绸紧紧绑缚在床头四个床角上,丝绸并不是什么天蚕丝只是相当华贵的丝绸,如果换成昔日的她只要微一运劲就能把这些丝绸震碎,但现在她苦练了三十多年的精纯内力早已经被那个自己一手养大的白眼狼用卑劣的采阴补阳的法门吸尽了,而最令她生不如死的是她那原本平坦晶莹的小腹高高鼓起晃动着,那里正将孕育出她被他强暴后怀上的孽种。
  「上天,求你--不要让我生下它--这个孽种--畜生--」美妇长发披散着拼命晃动着螓首嘶叫咒骂着,汗出如浆把身上洁白的床单早就浸湿了,修长的玉腿屈辱得被分开那红色的玉蚌上布满了汗水和淫水,原本浓密的阴毛已经被剃个干干净净。
  「娘--你面对现实吧,现在你连咬舌自尽的力气也不会有了」那个英俊潇洒曾经一脸天真叫着她「娘」的禽兽出现在了床头,那张脸依旧是显得那么纯真善良,眼睛里一点邪气也没有,可是谁能想到他会对自己恩重如山的义父义母做出了天地不容的恶行。
  「呜--畜生--畜生--我--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呜--歌吟--是我害了你--我真恨不得当初就把你千刀万剐了」美妇一见到他就疯狂怒骂,只盼能激怒他动手杀了自己。
  但是显然她要失望了,那禽兽依旧是一脸微笑望着她,笑得是那么深情。
  「娘--其实当初窥破了我的秘密,又不肯听我的苦苦哀求非要把这事告诉爹,我也不至于对你下狠手,若非你屡屡想要逃走我也不至于把你的内力吸光,还要布下假局让爹以为你自尽身亡而退出江湖,若爹就此退出江湖不问世事我也真是不想动手杀他,可惜他听信馋言居然要进京对我兴师问罪,结果我为了自保也只好--唉--想来你和爹对我也确实一直很好,我这么做也确实是有些良心不安啊,把爹逼下悬崖的一刻我的心真是好疼好疼啊」禽兽一副颇为内疚的样子抚了抚心口。
  「畜生--畜生--我--我--」美妇已经是泣不成声,想要再骂可却再也骂不出口了,对这么一个完全没有羞耻道德可言的禽兽难道她靠骂就能把他骂死?
  禽兽笑着摸了摸美妇鼓起的肚子道:「娘,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了,从此你就好好相夫教子就是了,那白玉阳具还真是管用,居然真治好了你的不育之症,我真是要好好感谢周神医了。」能给丈夫生下一个孩子是她多年来的梦想和心愿,结果她的不育症真的治好了,可怀上即将生产的却是这个禽兽的孩子,这是让她何等羞愤若狂的结局,早知如此她情愿自己还是生不了孩子!
  「我--我好恨啊--若非当日我对你手下留情--也不至于--」美妇充满恨意瞪视着禽兽,那日她认清了禽兽的真面目和他动手,他那时受了内伤眼看抵挡不住她,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废了他的武功,可偏偏那声「娘」和充满了委屈泪水的眼睛让她迟疑了,是不是自己冤枉了他呢?自己会不会搞错了?万一弄错了的话--结果自己犹豫和心慈手软换来的是永世的悔恨和沉沦,原本只是封了他的穴道想带他去见丈夫可却在半途上被他所乘暗中下了迷药和媚药,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被他制住反复奸淫蹂躏更被吸取了吸取了大量的内力的元阴精华,她的意志虽然想要反抗可是肉体却完全被攻陷,在烈性的媚药的刺激下只知道跟对方尽情交欢做爱,数日下来苦修成的「血河神功」最高境界「龙门神功」亦被对方吸去了近九成。
  而她被这兽禽关于禁地后软禁,她亦想出假意屈服减少对方的警惕,可惜连逃数次都是功败垂成,最后这禽兽为了阻止她再逃究狠下心肠将她最后的一成内力也吸个点滴不剩令她武功尽废还用内家手法震伤了她手脚的经脉,丧失功力手足受创的她身体彻底虚脱甚至连走路都绵软无力彻底沦为他的姓奴,更可悲的是自己治愈了的不育症更让自己怀上了这禽兽的孽种,她想尽办法数次想要打掉这孽种都不成功,最后还让这禽兽察觉将她绑住,结果数月下来肚子越来越大终于到了临盆的地步。
  老天爷,你开开眼吧!我跟歌吟行侠仗义一生从未做过一件亏心事,为何你要这样对待我们!你要是还长眼就不要让我生下这个孽种!
  禽兽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听着,一边听一边继续说着:「娘,我们的孩子很有力气啊,我都能感觉到他(她)在踢我呢,你放心吧,我会把他(她)调教成绝世高手的,会将我方家的血脉发扬光大的。」「你--你--」美妇奋力挣动着,突然全身抽搐两眼翻白腿间渗出大量液体,她感到自己的肚子就像要破开一样,这--这孽种要出来了!


  禽兽显然明白了,他兴奋的召唤来早已候在外面的产婆为美妇接生,产婆一边安慰着晚衣一边用力按动着她的肚子助孩子出来。
  「这位夫人,您别紧张,生孩子就是个体力活,撑一把就过去了,您忍忍啊,侯爷可是把您和肚里的孩子都当成心肝宝贝,怕您伤着都绑着您」产婆笑道。
  「不--他不是我的丈夫,他--他是我的--我的--他是个禽兽--禽兽啊,我是被他强抢来的!我求你了,我求你不要让这个孩子生出来,他是个孽种--孽种啊,求求你了,求你弄死我吧」美妇歇斯底里般哭闹哀嚎着。
  产婆似乎有些错愕,回身望了望那禽兽,禽兽只是笑着道:「我娘子最近神智有些混乱,硬说我是坏人要害她,硬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没办法,为了母子平安只好绑着她了,你只管最好你的事情,孩子顺利出来赏钱少不了你的,要是--」他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吓得产婆连忙称不妨事低下头继续她的工作。
  美妇拼命摇动着身体想要把这肚里的孽种撞死可是只是痴心妄想罢了,她自己明显已经感觉到孽种的生命力是那么强悍,居然正在自己从她体内爬出来,她想拼拢双腿夹死这孽种,可是双腿分开绑在床脚跟本无法并拢。
  「唔--唔--」美妇小口大张身子弓起,她胯间竟冒出一个红乎乎的孩子的脑袋来--「好啊,出来了,出来了,孩子头出来了,用力用力啊--好了--好了--」产婆欣喜得把孩子从美妇胯间慢慢拉出然后拍了一下孩子的屁股。
  「哇」孩子发出洪亮的哭声,禽兽则迫不急待上前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产婆抬起孩子的小屁股往下看了看满脸都是喜色道:「恭喜侯爷,是个男孩子,恭喜侯爷,您有后了。」「好--好啊--这孩子真是上天赐我无价之宝啊,就叫他天赐吧,哈哈哈」禽兽从产婆手中接过孩子抚弄着笑得合不拢嘴,产婆则忙用剪刀剪断脐带。
  「不--不--老天爷--你这贼老天,为什么这么不长眼,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让这孽种出世啊!」美妇看着禽兽抱着孩子得意大笑当真是悲愤难当只能咒骂老天。
  「好了,你出去吧,我的人会赏你的」禽兽不再看产婆只是随口说道。
  「多谢侯爷多谢侯爷」产婆千恩万谢后出门了,禽兽静等了片刻后对门外道:「阿杜,在五天内让她死,是死于一场意外,别让人看出什么破绽,念在她替我儿子接生的份上,不要让她有什么痛苦。」「是,恭喜少主得子,只是这产婆的家人是否也要」门外传来犹如冰冷的声音,只是声音只亦带着一份喜悦之情,显然他也在为自己的主人得子感到高兴。
  禽兽沉吟片刻道:「算了,就杀她一个就行了,给她三百两银子的赏钱也当是给她家人的抚恤金吧,毕竟我儿子更出世我还不想让他沾太多的杀孽之气。」「少主真是仁慈,小的去了」那声音随即便消失了,阿杜做事禽兽一向很放心,因为他从不会让他失望更从不会失手。
  「你--你这禽兽--你为何连一个妇道人家都不肯放过--你坏事做尽迟早会有报应的--」美妇喘息尖声骂道,刚才生这孽种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
  「娘,你怎么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话啊,什么报应啊,唉,如果这世上真有报应那你也该想想你前世是不是做了太多的坏事,爹前世是不是做了太多的坏事,否则你们善无善报,我恶无恶报岂不是太没天理了吗?我今生坏事做的太多可能是我前世做的好事太多了呢?也许这报应也要到我下辈子才会有,我这辈子也完全可能是荣华富贵一生寿终正寝,所以你再逞这口舌之争也实在是没什么意义,好了,你给我生了个儿子,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我保你下半生吃喝不愁穿金戴银,把你养个白白胖胖帮我再多生几个孩子,来--让天赐先喝喝娘的奶水吧」说罢禽兽把孩子的小脑袋凑到美妇那丰满白嫩的大奶子上,孩子像是闻到了香甜的奶水一张小嘴已经咬住了深红色宛若葡萄般的乳头大口吸吮着。
  「啊--不--不要吸啊--不这孽种拿开,不要让他靠近我--哦--不要--」美妇感到这万恶的孽种正用他那小嘴紧咬着她的乳头,已经充满奶水的乳房稍一挤压就喷出大量乳白色的香甜奶水,孽种越喝越是高兴含住她的乳头不放。
  禽兽看得甚是高兴,亦伸出手来捏住美妇的乳房大力挤压帮她射出更多的奶水,美妇激动得又哭又骂却无可奈何,孽种喝饱了奶水似乎有些倦了闭上了一双小眼睛打起了磕睡,禽兽把儿子嘴边上的乳汁擦干净怜爱的把他轻轻放在一旁的小床上,然后他蹲下身凑近美妇那布满乳汁的浑圆肥乳道:「娘,我们的孩子刚喝饱,现在你也让我喝个饱吧,我其实从小就想喝你的奶水了」说罢张开嘴含住美妇的奶子吸吮起来。


  「不--不--你滚开--滚开--啊--」美妇凄厉尖叫着,终于承受不住双眼一翻昏死过去了,但那禽兽依旧把脸紧紧贴在美妇的乳间尽情享受着她那甘甜至美的乳汁,啊!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甘约儿把这页卷宗合上叹了口气道:「方歌吟夏晚衣也算当世顶尖人物,可惜终究被这歹毒之徒所骗,只因当年在长空帮分坛他挺身而出回护夏晚衣,结果方大侠误以为他真是少年英雄将自己一生所学传授给他,后来因为他救驾有功被册封为侯,又将侯爷的爵位让给了方应看,结果终铸下大错令这个禽兽有了翻云覆雨的资本更导致了如今武林的这场浩劫,可惜当年我丝毫没有察觉到此贼的野心,想来也真是惭愧。」「帮主,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当年你也不过是个孩子加上令尊不幸逝世悲痛之下误会了方夫人才会让方应看这小人有机可乘,只是--只是当年他救人会不会只是一出戏呢?或许他早就识得鹰燕双杀了」孙豹道。
  甘约儿闭目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当年他年纪虽幼应该还不至于能够跟鹰燕双杀这般高手结交还一起演戏欺骗方氏夫妇,而鹰燕双杀凶残暴戾却也并非会化心思搞这种花招之人,不过当年我和他被困在山洞中,我当时毫无睡意却莫明其妙觉得异常疲惫,或许是他搞的鬼,他弄晕我就是为了不让我知道他背地里在干些什么,可惜当时我没能察觉此事只是把义父的死怪罪于方夫人,如今想来他实在是深谋远虑啊。」「帮主,你也别太多虑了,就算这小子如奸似鬼还不是好几次阴谋都被您识破了吗?您才是他命里的克星,这回他一定会是您的手下败将」孙豹笑道。
  此时外面突然有人道:「帮主,金营中有人朝上面射上来一枝箭,箭上还带着一封信是呈给您的。」「什么信,拿进来」甘约儿道,一名长空帮帮众拿着一枝箭和一封信走进帐内,孙豹接过后放在灯下察看一边取出一枝银针在信纸和箭上试着。
  甘约儿赞许的点了点头,孙豹跟随自己多年如今也算是经验颇丰,对这种来历不明之物先是查验是否有毒。
  孙豹以银针试过箭和信都没有毒,他仍旧不放心撕下信纸一角将一截蜡烛切下放在帐外然后将那截信纸掷在蜡烛火上,信纸着火迅速燃烧尽了,而他则让帐外人都远离蜡烛,过了片刻后未见有何异状。
  「好啊,豹子,想不到你现在也变得如此精明,还怕这信纸表面没毒内中含毒遇火会害人啊?」甘约儿在他身后赞道。
  孙豹不好意思笑道:「帮主,这些年我跟温吐丝先生也学了不少,这以毒害人的手段当真是层出不穷,您看完秘信有烧掉它的习惯,万一这来历不明的信纸中有遇火即着的剧毒那可要着了道了,方应看这人阴险歹毒明着不行就下毒暗算什么阴招损招都使得出来,您是君子跟这小人较量可真是不能不防啊。」「我明白,你是担心我的安全,多长个心眼确实没错,你做的对,好了,这信是没问题,给我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我真想知道是谁会半夜三更从金营里射箭给我送信」甘约儿从孙豹手中取过信打开观看。
  甘约儿看完后面色大变,把信纸交给孙豹,孙豹看完脸都白了问道:「帮主,这会是真的吗?鹰燕双杀带同金国高手今夜要来刺杀吴大帅,而且吴大帅找来的妓女当中有金国安插的奸细?这般绝密的情报会是金营什么人发过来的?是真是假呢?」「不清楚,但是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豹子,让兄弟们准备好,防备金国高手偷袭刺杀吴大帅?」甘约儿沉声道。
  「哦--好啊--好爽--真他妈的爽啊--干--」吴玠大声淫叫着,他真是干得很爽,身下这个美貌的处女破瓜时表情的痛苦让他更加痛快,这个尚是处女的妓女是他指名要上的,这年头稚妓可难找,只是只要愿意花钱总能买得到,五百两银子足以让一个处女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换取他一刻的欢愉,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可愧疚的,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何况五百两银子足够让一个普通人家吃喝十几年不愁了,说来自己也算做了件善事才对。
  「啊--啊--」身下刚被破瓜的处女呻吟着双手紧抓着他的背脊十指指甲深入他的背肌之中留下十道血痕,这让他疼痛中更感刺激,真是爽啊,这雪白的肉体在他强壮的肉棍的冲激下和他紧紧绞缠在一起,当真是抵死缠绵,吴玠不知干过多少女子了,但让他干得那么爽那么刺激还是不多的。
  「用力--用力--好--啊--」吴玠只感那紧缩的阴道把他的肉棍勒得实在是太难受了,他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把肉棍狠狠顶在女子的花芯当中喷射出他那炙热的男精,一时间一泄千里尽显男儿本色。


  「啊--」身下的女子也是尖叫一声两腿狠狠勒紧了吴玠的腰承受了他全部的男精,然后就全身无力虚脱躺在床上,一双美目紧闭喘息不休眼角淌下两行清泪,腿下流出的落红已经把洁白的床单染成一片红色。
  「呵--呵--虹儿,你是叫虹儿吧?你一次是有点疼,不过很快就会好的,你侍候的我很爽,五百两银子很快就给你」吴玠亦感浑身疲惫趴在女子的身上喘息道。
  「哼--哼哼--」那女子居然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吴玠感到不妙,一只玉手牢牢掐住了他的脖子,而另一只手上竟夹着一枚透明的细针。
  该死,中计了!吴玠只感浑身一凉冷汗冒了出来,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自己好色如命想不到居然真栽在这个字上了。
  「你--你是金国的奸细!」吴阶低声道,他已经萎缩的肉棍依旧插在那女子体内,他现在是进退不得了。
  「哼,狗贼,你没想到吧?金国奸细?我才不会卖国求荣当金国的走狗呢,只是你没想到居然会死在我的手中,我今日牺牲我的贞操给你就是为了亲手杀你报我爹的血海深仇」那女子眼中透出刻骨的仇恨狠狠瞪着吴玠。
  「你不是金国奸细?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吴玠一生忠心为国宰杀金狗无数,你--你怎么忠奸不分?我什么时候害过你爹?」吴玠急道,他一方面确是不明就理一方面则是拖延时间希望外面的守卫能够及时发生解救他。
  「别妄想你的爪牙能够救你的狗命」那女子把手一紧,细针已经直贴紧他脖颈的肌肤,那冰凉的针尖让吴玠浑身打了个冷战。
  「知道这是什么针吗?是九天十地十九神针中的一枚,虽然只有一枚但却是剧毒无比天下无药可救,现在我只要轻轻一插就可要了你的狗命,你好好想想你这一生中做的最无耻无不要脸的是哪件事吧」那女子低声冷笑道。
  「我--我做的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事」吴玠心中一动,她说的莫非是--是那件事?这是他最不愿意回想起的事情,每次想起都会让他的良心愧疚难当,可是--可是--「想起来了吗?想起来了吗?好好想想你是如何把一个精忠报国的将军以叛国之名陷害还把他活活折磨死的?」那女子流着泪咬牙道。
  「啊--你--虹儿--难道你是他的?」吴玠恍然大悟道。
  「不错,我是他的女儿,你在我小时候还曾抱过我,只是没想到你为了荣华富贵竟可以狠心害死我爹,枉他多年来对你的提拔和重用,你不但害死了他还毁了他的名誉更害我们全家被流放,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不杀你?」女子含恨道。
  「我--我和你爹那--那是私人恩怨,如今国难当头,你以私仇害我性命,那吴家军没了主帅仙人关必然难保,金兵一旦攻破仙人关就能长驱直入杀入四川,到时候--到时候要有多少无辜百姓丧命?可能我大宋半壁江山都要保不住了,你--你那时可就是千古罪人了」吴玠颤声道。
  「哼,这时候跟我讲起民族大义了?你说的真是很动听啊,好像大宋没了你就要亡国了,那你为何又要以私怨来害我爹?那时就怎么就不顾民族大义了?我爹死了大宋也没亡,那你死了大宋就一定会亡吗?今日我就是要杀了你任你巧舌如簧也是无用」那女子显然不为所动。
  吴玠叹道:「罢了,这也算是我的报应吧,只是当日我害你爹也实属无奈,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当日这么做确是他逼的,不是他死就是我死,你爹没你想的那么清白,我确实对不起你爹也对不起你全家,但我对得起大宋的百姓」说罢闭目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