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三女蒙难

作者:admin人气:1263来源:

  欧阳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近来他春风得意。桃化运不断,接连奸污了三个精品美女穆念慈、华筝公主、程谣迦的处女身。次次奸污都令欧阳克回味无穷。欧阳克看着杨康和穆念慈幽会后,穆念慈在回家途中被欧阳克擒住,被欧阳克带到船上,欧阳克看到穆念慈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情欲的冲动,伸手抚摸穆念慈的脸蛋。
  穆念慈挣开连步退后,穆念慈不料欧阳克竟然如此轻薄,一时又惊、又怒、又羞欲转身躲避,那知欧阳克手快一把就抓住穆念慈,双手环抱着穆念慈柔腰,强行亲吻穆念慈香腮。穆念慈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欧阳克,让欧阳克感到穆念慈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欧阳克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娇弱的穆念慈因极力的挣扎,顿感一阵逆血攻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欧阳克一见穆念慈昏迷欲倒,内心更是大喜,便将穆念慈抱往舍内安置床上,脱除了穆念慈身上所有衣物,顿时眼神一亮、惊为天人。只见穆念慈身无寸缕、玉体横陈,一双玉乳雪白无遐、挺拔高耸;平坦小腹无摺无痕、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看得欧阳克淫心剧张、兽性大发,三、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
  欧阳克低头先亲吻穆念慈,四片热唇的磨擦,激发起热情的升华。欧阳克的手巡视着穆念慈的的全身,从粉颈、胸口、双乳、小腹……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穆念慈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竟也轻声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
  欧阳克灵巧的手指拨弄着穆念慈的穴口,竟然发现穆念慈的穴口流水了,欧阳克更藉爱液的滑顺,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此时的穆念慈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欧阳克手指的动作。此时的欧阳克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欲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压在穆念慈的身上,寻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穆念慈正处於迷茫中,欧阳克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痛!不要……不要……」。穆念慈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
  欧阳克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穆念慈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只是现在欧阳克已经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了。欧阳克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穆念慈,虽让穆念慈无法躲避,自己却也不敢乱动,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
  穆念慈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也感觉得到欧阳克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穆念慈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穆念慈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最好是欧阳克的肉棒,欧阳克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就能搔着痒处了。可是穆念慈羞於启齿,不敢出言要欧阳克把肉棒插深一点,只好轻轻摇摆下身,让蜜穴磨着肉棒。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穆念慈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半天不动的欧阳克觉得穆念慈的蜜穴转动起来了,龟头又彷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穆念慈的蜜穴里。肉棒进入约一半时,阴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肉棒继续深入,欧阳克大喜用蛮力一冲顿十冲破了穆念慈的处女膜。
  穆念慈的处女穴道遭受欧阳克冲开,初时略为一疼,随继而来则是阴道里一种充满的快感,“嘤!”地轻呼一声,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穆念慈觉得蜜穴里的肉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欧阳克的精神越来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在一阵酸软、酥爽的刺激下,终於“嗤!嗤!嗤!”将一股浓液射入阴道深处。欧阳克的精液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后,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着流失,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穆念慈身上。
  穆念慈的阴道内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精液带着一股股的热流,彷佛射到心脏,又立即扩散全身,一种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欧阳克慢慢从激情中回复,今日竟然能奸污如此美丽佳人,掠夺去穆念慈的处子贞节,激动万分。


  华筝因思念郭靖,只身一人来到中原,却不幸遇到欧阳克,欧阳克见蒙古公主美貌无比,精彩尽在顿起淫心点了华筝穴道带回房间。
  欧阳克兴奋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华筝抱个满怀。虽然隔着衣服,欧阳克似乎可以感觉到华筝那柔嫩的肌肤,皙白、光华且富弹性,让欧阳克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华筝突然被欧阳克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欧阳克宽阔的胸膛。华筝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欧阳克拥抱着华筝,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华筝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欧阳克的体内,因而欧阳克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欧阳克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华筝的脸庞,只见华筝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欧阳克不禁一低头便亲吻华筝。华筝感到欧阳克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欧阳克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欧阳克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华筝的嘴里搅动着。只见华筝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欧阳克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欧阳克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华筝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华筝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华筝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元欧阳克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当欧阳克微微分开华筝的前襟,亲吻华筝雪白的胸口时,华筝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站定,而摇摇欲坠。欧阳克见状便双手横抱着软弱的华筝,华筝也顺手环抱着欧阳克的燕颈。欧阳克低头再亲吻。
  床上华筝斜卧着。华筝的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红色的鸳鸯锦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如痴如醉的华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分别上下遮掩胸口和下体,似乎是在保护甚么。
  欧阳克赤裸着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微微出汗让全身彷若有护体金罩一般。欧阳克是个调情圣手,知道怎么让异性得到最高的满足,他的双手不急不徐的在华筝赤裸的躯体轻拂着,他并不急着拨开华筝遮掩的手,只是在华筝双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搔括着乳峰根部、大腿内侧、小腹脐下……华筝在欧阳克轻柔的挲摸下,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搔痒难过,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压,「喔!」只觉得一阵舒畅传来,华筝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动自己的手搓揉双乳,「嗯!」华筝觉得这种感觉真棒。可是,下体的阴道里却彷佛有蚁虫在蠕动,遮掩下体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触的竟是自己的阴蒂,微微硬胀、微微湿润,华筝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华筝这些不自主的动作,欧阳克都看在眼里,心想是时候了!欧阳克轻轻拨开华筝的双手,张嘴含着华筝乳峰上胀硬的蓓蒂、一手拨弄华筝阴户外的阴唇、另一只手牵引华筝握住自己的肉棒。华筝一下子就被欧阳克这“三管齐下”的连续动作,弄得既惊且讶、又害羞也舒畅,一种想解手但却又不是的感觉,只是下体全湿了,也蛮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觉的一紧,才被挺硬肉棒的温热吓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欧阳克的肉棒,想抽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感觉。欧阳克含着华筝的乳头,或舌舔、或轻咬、或力吸,让华筝已经顾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着淫荡的亵语。欧阳克也感到华筝的阴道里,有一波又一波的热潮涌出穴口,湿液入手温润滑溜。
  随着越来越高涨的情绪,华筝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体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随着身体的颤动,握着肉棒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欧阳克的肉棒彷佛又胀大了许多。
  欧阳克觉得自己与华筝的情欲,似乎已经达到最高点了,遂一翻身,把华筝的双腿左右一分,扶着肉棒顶在蜜洞口。华筝感觉到一根火热如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阴唇顶着阴道口,一种又舒畅又空虚的感觉传自下体,不禁扭腰把阴户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顺溜的插进半个龟头。「啊!」刺痛的感觉让华筝立即下腰退身。


  欧阳克刚觉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肉棒对着穴口再顶入。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欧阳克的龟头全挤入华筝的阴户了。
  「啊!」华筝又是一阵刺痛觉得下体刺痛难当,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大腿。欧阳克也不急躁着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让龟头在华筝的阴户里转揉磨动。
  欧阳克揉动的动作,让华筝觉得下体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阴道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华筝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藉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不料这一动,却让欧阳克的肉棒又滑入阴道许多。华筝感到欧阳克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痒处,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舒服至极,遂更用力挺腰,因为阴道更深的地方还痒着呢!欧阳克觉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阴道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阴道壁的皱摺正藉着轻微的蠕动,在搔括着龟头,舒服得连欧阳克也不禁「哼!哼!」地呻吟着。当欧阳克觉得肉棒已经抵到阴道的尽头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让龟头快速的退到阴道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欧阳克就重复着这样的抽插动作,挑逗着华筝的情欲。
  当华筝觉得阴道慢慢被填满,充实的舒畅感让华筝「嗯……嗯……」的呻吟着;当华筝觉得阴道一阵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声失望的哀叹。华筝的呻吟就彷佛有韵律节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着,为无限春光的房间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气。
  欧阳克觉得华筝的阴道里越来越滑溜、顺畅,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华筝也像要迎敌抗师般,把腰身尽力往上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阴户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
  欧阳克觉得腰眼、阴囊一阵酸麻,便知道要了。马上停止抽动肉棒,双手用力的抱紧华筝的后臀,让两人的下体紧密的贴着,而肉棒则深深的顶在阴道的尽头。刹那间欧阳克的龟头一阵急遽的缩胀,“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直射花心,舒畅至极的感觉,让欧阳克一阵颤栗。
  华筝忽觉得欧阳克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动,只是结结实实的填满整个阴道,不禁睁眼一瞧,正看到欧阳克的一脸严肃,赤裸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发亮。华筝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一种生平未遇的舒畅感让全身一阵酥软,“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阴户也分开了……欧阳克早知道程谣迦美貌就设法擒住程谣迦带到自己寝宫,一把将程谣迦抱住摁倒在床上。欧阳克只觉得身下的佳人,全身柔若无骨,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靠胸前的两团丰肉,彷佛俱有无限的弹力。欧阳克开始发动攻势,先以舌头撬开程谣迦的牙门,把舌头伸到程谣迦的嘴里搅拌着,互相吞对方的唾液,而发出「啧!滋!啧!滋!」声,好像品美味一般。热情的拥吻,让程谣迦有点意乱情迷、如痴如醉,朦胧中觉得有一个硬物,顶在自己跨间的阴户上,虽是隔着衣裤,但那硬物彷佛识途老马一般,就对准着阴户上的洞口、阴蒂磨蹭着。程谣迦一会意到那是何物,不禁又是一阵羞涩,而阴道里竟然产生一股热潮,从子宫里慢慢往外流,沿途温暖着阴道内壁,真是舒服。欧阳克的嘴离开程谣迦的樱唇,却往脸颊、耳根、粉颈……到处磨动着。而欧阳克手却轻轻的拉开程谣迦腰带上的活结,然后把程谣迦的衣襟向两侧分开,露出粉白的胸部,两颗丰乳便像弹出般的高耸着,顶上粉红色的蒂头也坚硬的挺着。欧阳克用手指甲,在丰乳的根部轻柔的划着,转着乳峰慢慢登上峰顶。欧阳克这些解衣的动作,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中的程谣迦毫无所觉,直到感到胸口有手指搔划,才突然惊觉上身胸前已然真空,而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在升高。当程谣迦感到乳峰上的蒂头被捏住时,全身像受凉风习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也觉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经濡染自己的臀背了。欧阳克看着程谣迦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久久不褪、看着她比平常红润许多的双唇,刚才激情的热吻,在脑中一再地重演。欧阳克终於忍不住,低头含着那玫瑰花蕾似的蒂头。
  程谣迦「嘤!」又是一声轻吟,两手遮住了脸,却挺一挺胸,让欧阳克的双唇与舌尖如电击似的麻痹全身。脑中的昏眩与肌肤的颤栗,把程谣迦心理与生理上的须要,与极度的喜悦露无遗表。程谣迦喉间开始「唔…唔……」发出声音,身体挣扎、翻转、扭动,双手不时揪扯欧阳克衣服。


  欧阳克近乎粗鲁地拉扯程谣迦的下半截衣裳,程谣迦自然反应的夹紧双腿,接着又缓缓松了开来,微微地抬高身子,让欧阳克顺利地将衣裙褪下。欧阳克的唇立即落在程谣迦光裸平滑的小腹上,一边轻轻缓缓地嘘着热气,一边用脸颊与丰唇辗转摩挲;而手掌也占据了丛林要塞,把手长平贴着沾染露珠的绒毛,轻轻的压揉着。
  程谣迦“啊…啊…”地颤抖轻叫、喘息,只觉得如置身烈火熔炉里一般,热度几乎要融化全身;又觉得如置身冰天雪地里,直发寒颤。程谣迦觉得这真是人间最痛苦又是极度欢愉的煎熬,让自己已处在晕眩、神游之状态。欧阳克的手指轻轻抚摩微耸的耻丘、隐隐泛着光泽的纤柔绻曲毛发、濡染湿滑鸿沟中凸硬的蒂蕾、程谣迦气喘吁吁地扭动着,不自主的张开双腿、撑起腰,让手掌与阴户贴得更紧、更密。欧阳克见状,突然地把脸埋向那已隐隐可见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尽情用唇舌品赏沾露欲滴的幽兰。程谣迦极度愉悦的身心,觉得身体彷佛让滚烫的血液,充胀得像要炸开来似的,随着欧阳克舌尖的轻重缓急扭动着,发出不由自主「嗯…唔…啊…」的淫亵呓语。欧阳克的脸仍然埋在程谣迦的腿跨间,双手熟练的宽衣解带,卸尽了所有蔽体、碍事衣物,与程谣迦坦坦荡荡的相对。欧阳克起身跪坐在程谣迦的身旁,欣赏着横陈身前美不可方物的胴体;伸手牵着程谣迦柔荑般的手腕,握住正在昂首吐信的玉柱。
  程谣迦略羞涩的缩一下,随即以温热的掌心手握住硬胀的肉棒。程谣迦温柔的搓揉着肉棒,彷佛正在安抚一头受激怒的野兽般;温柔的抚摸着肉棒,彷佛是把玩一件艺品珍宝般爱不释手。这种温柔的爱抚对程谣迦而言,却彷佛是天崩地裂的震动,“啊!嗯!”的声音可听出正在激烈的颤抖。欧阳克终於忍受不了,跪在采用的腿间,慢慢趴伏在程谣迦身上,感受着身下微妙的柔软、光滑、与弹性,也让硬胀的玉棒自行探索桃园仙境。
  程谣迦似乎难耐这种只扣扉门而不入的挑逗,遂伸手扶着欧阳克的肉棒,极其缓慢地引导着它浅浅探索。
  欧阳克知道不能急进,只是腰臀略为一挺,让肉棒藉着湿液的润滑,挤入半个龟头便停止。或许是心理作用;也或许是真的,欧阳克初进入的时候,四肢百骸如触电般地震荡,只觉得窄狭的穴口似乎在抵挡它的进入;而穴洞里却有一股难以抗拒的磁力,正在吸引着它。
  “啊…喔!”程谣迦觉得一阵阵的刺痛传自下身……双臂紧紧抓住欧阳克的上臂,指甲几乎陷入结实的皮肤。程谣迦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项身为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一项最重大的转变,内心不禁在挣扎、百感交战。程谣迦又觉得欧阳克体贴的没强行急进,让痛苦的刺痛减轻不少,也慢慢的阴道中渐渐骚热起来,滚滚的热流更是源源不绝的涌出,而热流所过之处,竟也藉着热度在搔痒着阴道内壁。程谣迦不禁轻轻摆动腰臀,想藉着身体的扭动,以磨擦搔搔痒处。
  欧阳克觉得藉由程谣迦身躯的扭动,让肉棒缓慢的在挤入阴道中,可以很清楚的感到肉棒的包皮慢慢向外翻卷;一股温热、紧箍的感觉逐渐吞没肉棒;壁上粗糙的皱折搔刮着龟头的帽缘……欧阳克觉得全身的知觉,除了肉棒以外突然全部消失。当欧阳克觉得肉棒的前端似乎顶到尽头内壁,随即一提腰身,让肉棒退回入口处,「哗!」一阵热潮立即争先恐后的涌出洞口,晶莹透明的湿液中竟混着丝丝鲜红,濡染雪白的肌肤、床垫,看得有点触目惊心。欧阳克再次进入,只觉得二度进入似乎顺畅许多,於是开始做着有规律的抽动。程谣迦只觉得下身的刺痛已消失无踪,起而代之的是阴道里搔痒、酥麻感,而欧阳克肉棒的抽动,又刚刚搔刮着痒处,一种莫名的快感让自己不自主的呻吟起来,腰身也配合着肉棒的抽动而挺着、扭着,丝缎般的一双长腿更在当欧阳克的腰臀腿际巡梭着。
  突然,程谣迦咬着欧阳克的肩膀,指甲又陷入钱少的背部肤肉里,身体剧烈的抖颤起来,鼻中、喉间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地娇叫着,阴道的内部更是激烈的收缩着。程谣迦把要高高的拱起,然后静止不动,似乎在等待甚么,接着「啊…」一声长叫,一股热流毫无警讯的冲出,迅速的将阴道中的肉棒团团围住。
  欧阳克感觉肉棒彷佛要被热度融化,而急速的在膨涨,就像要爆炸一般,嘴里急急的警告叫喊着:“程姑娘!我要……啊…啊…”,并剧烈地冲撞了几下,肉棒前端便像火般爆开,脑海里彷佛看见散开的五彩星火,久久不消……欧阳克对奸污过的三个精品美女裸体赞赏不已,但他最憧憬的美女可是俏黄蓉,那才是极品美女,可是要得到黄蓉谈何容易。黄蓉武功高强又绝对机智聪明,自己屡次败在俏黄蓉手下,欧阳克想动手非礼俏黄蓉的次数不下二十次,但他次次都失败了,有几次让他刻骨铭心,在荒岛的一次他已制服了黄蓉,洪七公的意外出现令他的强奸梦告吹,在荒岛的另一次他以外洪七公已死,去强行调戏黄蓉,不料黄蓉的手指都没碰到却被黄蓉布局压短了大腿,幸好叔叔欧阳锋及时赶到把他腿治好,那次在洪七公来救前俏黄蓉已经被欧阳克点穴并剥得只剩奶兜和内裤,黄蓉那少女青春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欧阳克能想象黄蓉奶兜下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娇软椒乳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定有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一定有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小腹光洁玉白、精彩尽在平滑柔软,内裤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一定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可惜让洪七公阻止了他的强奸行为。,还有一次是密室里郭靖受重伤,欧阳克见是最佳报复机会想在郭靖面前剥光黄蓉操了她的处女身,可穆念慈的及时出现又救了黄蓉还使杨康误会自己非礼他女友差点死在杨康刀下。欧阳克在心中呼唤:黄蓉啊,黄蓉,你的足智聪明但总用来对付我,你把我勾引得神魂颠倒,却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我;你有一双明如秋水的大眼睛,却从不曾给我送过秋波;你有一张容光艳丽的脸,却没有给过我好脸色;你的尖挺双乳惹人遐思,却总是包裹在层层衣服里;你的美臀浑圆翘凸,但从不肯在我面前摆弄风姿,你的双腿匀称修长,却被你用来逃避我,你有天下最圣洁的处女洞却从不给我的兵器插入的机会……当然无论如何欧阳克下决心一定要令万千男人梦寐以求的俏黄蓉处女贞操。


  欧阳克意识到要得到黄蓉只有两种方法,一是和她谈情说爱把她骗到床上把她的处女身开苞,当然这个方法只有郭靖有机会,另外方法就是强行把她摁倒剥光她、强暴她。